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饮马桃花水惊风古道远6
    孤月心里嘀咕,是他啊,怪不得把自己包裹个严实,怕我认出你啊!不过都有十年了,我没见他,他如今会长成什么样子?

    孤月伸长脖子观看,生怕错过每一个精彩之处,只见郭雪剑身姿漂移,剑如游龙,不等伍伯元和黑凤娘结盟,在他们之间来回穿插而过:“啊呀,唉吆。”两声,伍伯元和黑凤娘手中的兵器嘡啷掉落在地。

    他俩对望一眼,不知那小子的剑法竟然如此快,三招之内就刺中了他俩手腕上的穴道。黑凤娘横眉竖眼:“好小子,你使诈。”

    郭雪剑把手往后一杨,碧寒剑翻转一个漂亮的弧度,直入剑鞘,这手法潇洒之极,孤月忍不住喝彩:“好酷的手法啊。”

    “输就输嘛,都是草原上的人,何必那么小气。”郭雪剑说。

    伍伯元狠狠地说:“凤娘,我们技不如人,走吧。”

    突然有一个人跑了出来,喝道:“好小子,你抢了我妹妹的飞飞,我跟你没完。

    郭雪剑一看,此人是蒙古姑娘斯琴的哥哥牧仁,他说:“你的兄弟那慕汗说过,比剑输给我,飞飞就是我的,你想反悔吗?”

    “飞飞是我妹妹的心爱之物,那慕汗凭什么说给你就给你。”牧仁叫道。

    郭雪剑见牧仁要过来跟他拼斗,他脚尖一点,起身后跃轻盈如飞鸿落在他的白马的背上,他拍这白马的脖子,说:“你看见了,飞飞跟我一个月了,它就是我亲密的朋友,我让它回去它也不回去了,是吧,飞飞。”他叫的亲热,那白马一声长嘶,转头蹭舔着郭雪剑的手背,似乎懂得郭雪剑对它的至情。

    孤月此时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小子跟别人争抢打斗,都是为了这匹神骏的白马,这白马果然非凡,天下少有,我都想要,何况郭雪剑呢?她隐约记得小时候和郭雪剑玩耍的时候,他处处霸占相好的东西,从来不肯吃办点亏。不过孤月心里还是欢喜多一点,毕竟他不是为绝色美女跟别人斗爱吃醋。

    牧仁明知自己不是郭雪剑的对手,但也不能就此罢手,放弃斯琴妹妹喜爱的白马飞飞。他手持腰刀,就要上去和郭雪剑斗上一斗,突然有人叫道:“快看啊,海市蜃楼!”

    众人抬头向天空仰望,在东南万里无云的天空中,浮现层层粉红色的花瓣,花瓣簌簌飘落,一片花海飘荡在空中,随着花海画面的翻涌,花枝花杆花根都飘然而出,原来是一片盛开的桃花源。这正是人间四月天,桃花芳菲的季节。那片桃源像天幕一样流动着,让人身临其境,美不胜收。

    此时,正好有一行北飞的大雁,婉转地徘徊在画面之中,引颈长鸣,不肯离去,像是发现海市蜃楼里有仙女出现,

    在雁鸣之际,桃源飘荡出一池春水,春水池边多出一个妙龄少女,那少女明艳动人,粉红色的衣裳,粘带着飘舞的桃花;乌黑的长发飘散在后背,头顶上带着色彩缤纷的花冠;少女掠了一捧水,轻洒在自己长发上,更是雨露滚动,发丝闪亮;正如所有的人都盼着那少女回过头来,那少女回眸一笑,像是发现了她喜爱的东西,向众人奔跑过来;她的笑颜如花,明眸皓齿,色如春光,面如桃花,浑身沐浴着和煦的春风,像是倒影在春水中的飞天仙女,奔跑在每个人的眼眸里,消失在每个人地唏嘘的叹息声中,有人情不自禁地叫喊道:“唉,美人啊,别走啊,哥哥还没看够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