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饮马桃花水惊风古道远12
    郭雪剑听万孤雁说过,父亲曾经找过高手打残了张大麻子,从此就结下了深仇大恨。他冷冷地说:“冤有头,债有主,白宝山跟你们有仇,你们本事去杀了他,我绝不会帮他,更不会为他报仇。”

    他此话一出,那女子和张二麻子都颇为诧异,心想这小子不知要使诈什么诡计,才出此这荒唐之言。那女子说:“你爹废了我们大当家的,你又伤了我们二当家的,你们父子的债今日就让你来偿还。”说着,抽出一把眉月弯刀,左掌转圈,右手持刀砍向郭雪剑;郭雪剑见她出手晕乎快速无比,左手玉箫相迎,右手把剑横劈,两人霹雳闪电般地战在一起。

    那女子不时怪招迭出,都被郭雪剑严丝合缝的剑法封住她的厉害招数,没过二十招,那女子就处于下风,那女子封住门户后跃几步喝道:“你是天山释然禅师的传人?”

    郭雪剑说:“释然禅师是我的师公,是我义父玉凌风的师父。”

    那女子哼道:“果然是名师弟子,剑法不同凡响。你们白家欠的帐,日后定会算清。”说着,她抓起张二麻子的后背,出手伸出一条白绫缠住一颗大树的树干,纵身**,她和张二麻子飘荡山涧下,转过山石后就不见了踪影。

    郭雪剑一时惊呆了,那女子虽然不及他的剑法,但也不是泛泛之辈,她下山的手法可谓是干净利索,飞梭穿越。郭雪剑心想,这西域女子到底是谁?她怎么会成为张大麻子的老婆?怎么会让传说中凶悍恶神的麻子山贼服从她的号令,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她既然知道师公,义父,等他日回到天山,向义父请教,想必义父知道她的来历。

    郭雪剑抚摸着白马飞飞,见心爱的坐骑毫发未损,心里自然兴奋万分。他对白马飞飞呢喃着:“飞飞,你真是我的知己,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我虽然得到你,但感觉心里总是不安。如果你不是在那蒙古姑娘斯琴家的马群里,我还遇不上你,更得不到你,她说你是她的,也许她早看上你了,可我就舍不得你;如果斯琴姑娘她有什么心愿,我一定会帮她实现的,她就不会让她那哥哥来纠缠我。”

    郭雪剑一想到那穆罕,他每次跟自己比武总是比剑,每次比完后他的剑法总是渐长,难道他是向自己偷学剑法的?可是再次比剑时,他使用的剑法就变的很古怪,跟自己的剑法相似又相远,他似乎在寻找破解我剑法的招数。这个问题,郭雪剑想过很久,但想过就算过了,在也不去理会,那穆罕再来挑战,那就奉陪到底。

    郭雪剑跨在白马飞飞的背上,脚蹬马镫,手掌拍拍马脖子,发现自己的手掌湿漉漉的,原来白马飞飞被张二麻子驱使地疲于奔命,出了一身汗水,郭雪剑极是心疼,他缓慢寻路到山涧下,好让白马飞飞饮水歇一歇脚。他也捧一把水洗洗脸,洗去刚才一番厮杀的晦气和疲惫。

    郭雪剑发现他捧起来的水有几朵粉红色的花瓣,这样娇嫩的花瓣他在熟悉不过了,他家桃源居就盛开着桃花,难道这山涧源头有桃花?但山涧花瓣稀稀疏疏漂流在水面上,溪水也散发出清新的花香。

    此时,春暖花开,山光水色。郭雪剑想不到这里的山谷之中有如此的美景,他牵着白马飞飞流连忘返地沿着山涧溪水行走。走了不远,郭雪剑发现有条溪水汇集到这山涧,再走了有一个时辰,沿路桃花朵朵竞相争艳,不时从山沟中流出条条溪水,使山涧的溪水变成了小河,山涧也陡然变宽成为山谷,山谷之中有一处明镜似的湖水,那湖像是绽放的桃花花瓣,接纳着四周奔流而下的溪水。湖畔之上都是勃勃生机的桃花,把这里染成一片粉红色的世外桃源,比起他家的桃源居更是别有洞天。郭雪剑惊叹着祁连山还有如此美妙的桃花谷。

    可郭雪剑越看这里越像是在那里见过,他就是一时想不起来。难道思念母亲,就想到桃花盛开的故园,把这里当作桃源居。不是,小时候听母亲说过,母亲喜欢冬季傲雪的梅花,他所想到的是梅花而不是桃花。而这里如此眼熟,并不是母亲的缘故,那是什么缘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