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剑气藏龙吟飞针卧虎啸2
    万孤雁从醉酒中惊醒过来,他飞身一跃冲出房间,只见一个黑影刚从关山月的房间破窗而出,翻身上了房顶,快速奔向城头;万孤雁纵身也上了房顶,急速追了过去。一刀仙也紧跟着出来,他向关山月看了眼,只见关山月嘴角流血,喘着粗气。他关心地问:“关老弟,你还行吧。”

    关山月说:“我没事,你赶快帮大掌柜去,那贼子厉害,我怕大掌柜吃亏。”

    一刀仙没料到来者不善,竟敢在他和万孤雁的眼皮下明目张胆的抢劫,真可谓没把他放在眼里。他提气飞上房顶,见前方有两个黑影一前一后奔跑如飞。他看准地势,从侧面包抄了过去。

    万孤雁见那飞贼轻功着实巧妙,尽往犄角旮旯地方纵下窜上,想摆脱他的追击。而万孤雁岂能容他在自己眼皮下溜走呢?他飞越时顺势起腿踢飞脚下的瓦片,直击那飞贼的后背;那飞贼后脑似乎长了一双眼睛,眼看瓦片撞在他身上,他身姿一个旋转,飞脚踢中瓦片,瓦片碎成小块,如石雨纷纷砸向迎面追来的万孤雁;万孤雁来势凶猛,根本无法立足收势,他双掌交叉来个推窗望月,把强劲的碎块瓦片反拍而出。

    就在万孤雁被瓦片阻滞一缓时,那飞贼不见了踪影,想不到他是如此地快?万孤雁登到高出,向四周张望,不见任何漂移的迹象,他轻功再厉害,也不可能眨眼逃出自己的视力范围。万孤雁略一思索,想到飞贼肯定趁夜色黑暗藏在某个角落,登到风声稍息时,才蒙混出逃。

    一刀仙刚到万孤雁身边问道:“那贼子跑了?”

    万孤雁说:“我想他是藏了起来。仙老伯,你在附近四周搜寻查找,我在上面守着。”

    一刀仙飞下屋顶,转着圈子巡视黑暗处的犄角旮旯。他人虽然老了眼却不花,眼睛像鹰眼一样,发现一堵土墙根下的的一堆干草有被人动过的痕迹,他从泥墙上抠出一把干硬的泥土,伸手掷向那堆干草。

    眼看泥土就要钻入草中,那堆干草突然四散纷飞,一个紧身黑衣蒙面人从草里冲了出来,他挥掌劈散泥土,一个肩部冲向一刀仙,左手手指弯曲直勾一刀仙的双目;一刀仙仰首避过,岂知这是贼子的虚招,他右腿横扫绊倒一刀仙,同时右掌击中一刀仙的胸口,一刀仙气血翻涌,双手护住门面,想聚集气力站稳脚跟,那贼子身形好快,没等一刀仙倒在地上,他已闪到一刀仙身后,右手点钟一刀仙的肩头上的穴道,左手锁住一刀仙的喉咙。

    当万孤雁惊觉时,飞身赶过来,一刀仙已成了贼子的人质。

    “打开城门,让我出去,不然的话,这老头的命就要去见阎王了。”

    万孤雁知道一刀仙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非泛泛之辈,怎么会一招两式就落到人家的手里,看此人机智过人,不是个平庸之辈。只见他背上系着一个包裹,从包裹的外形上看,里面像是包着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想必那是关山月的物品,被他抢走了。

    “朋友,绿水长流,青山不改,你的身手不凡,我这里金银珠宝,你尽管拿去,万某愿意跟你交这个朋友。”万孤雁试探他是为了钱财而来,还是为了那个月神灵牌?

    黑衣人哼道:“少废话,快带我出城。我可没闲工夫跟你磨牙啰嗦。”他左手稍稍使劲,一刀仙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像是喉管就要挤破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