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缘何情意乱酒烈难消愁1
    郭雪剑见她信心十足,很有把握地赢他这剩下的三招,如果他手上有碧寒剑,也许两招之内就可以胜她,可是他已说过大话要空手夺白刃;若是空手相斗,输了他就要听这个刁钻古怪的郡主的差使,那他是万万承受不了的。

    萱萱见郭雪剑犹豫不定的神色,笑着说“你别怕啊,既是你输了,我也不会把你当牛马使用,只要你和我天天在一起就行了。

    郭雪剑哼道“胜负未定,我怕什么?”

    萱萱说“好啊,那就接招吧。”

    萱萱甩开长鞭,直攻郭雪剑下盘,郭雪剑趁势腾飞而起,如飞鹰一样扑向她而来;萱萱微微一笑,缩臂回旋,长鞭返回如风,缠裹郭雪剑的后脑勺。郭雪剑腾空而起时,心中就生出一主意,他分辨清风声的来路,双手抓胸撕开自己的外袍,往后挥舞如云裹住了来势如电的长鞭,趁着下降之力,把萱萱拉向他的怀抱,右手抓住萱萱的握住长鞭的手腕,出中指点中萱萱太渊穴,萱萱手腕一阵麻木,转身反击无奈倒躺在郭雪剑的怀抱里。

    郭雪剑左手用力,利用衣袍把长鞭扯了过来,旋转一圈出手投掷而出,那长鞭破空如箭,缠在玄冥剑,金钺刀,金刚鞭的三件武器上,碰撞出叮叮清脆的声响。

    万孤芳惊喊道“不好,那小子擒住了郡主,二老赶快施救啊。”

    风自清笑道“郡主还没输呢,我们贸然上去会打扰郡主的雅兴。”

    云千里说“嘿嘿,那小子有苦头吃了。”

    郭雪剑扣住萱萱的手腕说“你的九头火蛇鞭被我夺下来了,你该认输了吧。”

    萱萱涨红的脸说“是吗?那只是我的兵刃,又不是我身上的东西,我凭什么要输。”

    郭雪剑气冲脑门,喝道“你,你耍赖……”

    话音未落,萱萱抬起左肘向上一击,击中郭雪剑下颌,郭雪剑连忙撒手后退,才避免了上下牙齿相撞。原来郭雪剑见萱萱败了还要耍赖,气不打一处走,手上的劲道松弛了一下,萱萱趁机反扑,差点击落他的门牙。

    郭雪剑怒目而视“你这无赖的手段,我是不陪你玩了。”

    萱萱得意地说“我怎么耍赖了,我说过你只要拿走我身上的任何一样的东西,就算我输了,可惜那九头火蛇鞭不是我身上的东西,它只是我的兵器,这是明明白白的道理,难道白家的公子不懂吗?”

    萱萱一番强词夺理,弄得郭雪剑无话可反驳,狠狠的说“你又没说取你身上什么物件才是规矩?”

    萱萱说“你不用那么性急,其实你还没输,你还有两招没用呢。现在我也是空手无兵器,你可以用你剩下的两招来取我身上的玉佩呀,头上的簪子呀都可以。”

    郭雪剑见她赤手空拳要跟自己斗,心里盘算她耍什么花招。萱萱见郭雪剑狐疑的神色,笑道“我再让你一步,我一步都不动,你尽管来取就是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