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缘何情意乱酒烈难消愁5
    白灵看了一眼夫人蝶玉,蝶玉说“他们父子俩想斗酒喝个痛快,就让他们喝个痛快,你爹还指望你哥夺回武状元头衔呢。灵儿你就好好斟酒就行了。雪姨,我们吃我们的,他们喝他们的。”

    白灵见母亲无所谓的态度,她也没有了顾虑,抱起酒坛一一斟满了酒。白宝山,郭雪剑父子俩你来我往,互不碰碗,四目相对,一碗一碗地喝下去,已喝完了八坛酒。郭雪剑已感觉到腹部微微鼓胀起来,心神有点模糊;而白宝山神情泰然,跟他一碗一碗的喝,一点醉酒的神色也没显露出来,只是冷眼微笑看这儿子还能喝多少?

    郭雪剑心里知道他父亲有武功,功力又多深他就不太清楚,今日跟父亲斗酒,没想到父亲的酒量如此之大,跟他内功的深厚不无关系。郭雪剑在天山学艺十年,跟师父经常游荡于天山南北的草原,每到一处都是烈酒穿肠过,自负自己的酒量过人,在西凉恐怕找不出一个人跟他能拼酒,谁知道在家里遇上了父亲这样的强手,使他心里暗暗惊讶无比,可他又不甘心认输,盯着父亲有什么异样举动,除了他看见父亲衣衫微微**外,看不出来父亲有什么特异之处。

    又喝完四坛酒,郭雪剑已有些站立不稳。白宝山冷笑道“喝不下去了,那就别勉强了。我要让你知道,在桃源居,我是一家之主,我对你的容忍是有极限的。”

    郭雪剑红面赤耳地说“我没输,我也不会输给你的。”

    说着,端起一碗酒,咕噜地直下肚中,他已摇晃地碰到了座椅“我要一坛酒和你对饮,你敢不敢?”

    白灵扶住他“哥哥,看你已经喝红眼了,不能再喝了,你就认输了吧。”

    郭雪剑挣扎地伸手拿酒坛,被夫人蝶玉拦住了。

    “剑儿,你空腹喝了这么多酒,会伤身体的。来人啊,快扶着公子去休息。”

    白福带着两个小厮,架着郭雪剑去红梅阁,白灵也跟了过去。夫人蝶玉对雪姨说“你去照顾老爷,我也得去看看。”

    酒桌上只剩下了白宝山和雪姨。雪姨说“老爷,你这要何苦呢。少爷年轻气盛不懂事,你也跟着胡闹,伤了身体那可不好。”

    说着她上前要扶白宝山,她的柔白的手刚触摸到白宝山的衣衫上,感觉到一片湿漉漉,全是酒味,她惊讶道“老爷,你这是怎么了?”

    白宝山深吸口气“这混账小子,酒量还挺大的,害的我费了不少功力,才把酒水逼出体外。你看看,我的衣服从里到外都湿透了。”

    雪姨轻轻地拿捏一下白宝山的衣袖,果然捏出来一溜涔涔酒水流淌到他手心,她心里不无惊奇,原来老爷的内力如此深厚,竟然把喝到肚里的酒给逼到体外,我倒是小瞧了他了。

    “老爷,我扶你去雨蝶轩换衣服吧。”

    白宝山说“我今晚不去夫人那里了,你扶我去凤竹园,你那里比较安静。”

    雪姨见白宝山神色自如,走路如常,但她感觉到白宝山极力掩饰他的步履维艰,不让他人看出他的内力消耗的程度。到了凤竹园,白宝山让人准备了一浴桶冷水,他脱下鞋袜,整个身子泡在浴桶中,开始恢复内功的修习。他只让雪姨守在身边,不时地给他递浓茶。他喝完一碗浓茶,就双手乾坤翻转,浴桶发出水泡的声音,他的头顶也冒出阵阵白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