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缘何情意乱酒烈难消愁6
    雪姨穿好内衣,从外屋的衣橱里拿出一堆衣衫,堆积在床上,一件一件展示给白宝山看。从贴身内衣到中衣,再到外袍,玉帛彩纱,绸缎丝绵光彩流动,而且颜色从浅红逐渐演变成火红,刺人眼球,每件衣衫都绣有大小不一的牡丹花。

    白宝山啧啧赞叹“雪儿,你简直是织女下凡,巧夺天工,这衣服漂亮的赛过天边的彩霞,霞光中的流云。”

    听到白宝山的夸赞,雪姨满心欢喜。她亲手一件一件替白宝山把喜衣穿在身上,白宝山感触到她的手指每次触及自己的身体上,都是一种难以名状的享受。他赤着脚被雪姨扶到三尺多高的铜镜前,他看到自己身上火红的衣裳,宽袍玉带,感觉到浑身喜不自禁,真个房间都充满喜气的味道。

    雪姨痴情地说“老爷,你天生是风流倜傥,穿什么都那么潇洒飘逸。可惜,帽冠还没做好,不然你戴上帽冠,更像新郎了。”

    白宝山嘻嘻一笑“雪儿,你没看见我两鬓都有白雪了。唉,岁月不饶人,我老了,不中用了,我还能风流几朝呢?要不你把新娘的喜衣穿上,我和你先拜个天地入洞房?”

    “老爷,你胡说些什么,这种玩笑可开不得。”

    “哈哈,雪儿,你说什么玩笑?是我老了,还是拜天地?”

    他又一把抱起雪姨,走向床上。

    “你不愿意拜天地,那就先入洞房,试试我老了没有?”

    雪姨半推半就地说“老爷,你又来了。你真是高深莫测,我……真是有些难以自拔。”

    白宝山轻拂着雪姨雪白的酥胸,喃喃自语“那你就别拔了,你才是高深莫测,我是鞭长莫及,才全力以赴。“

    这次雪姨紧紧抱住白宝山的脱落一地喜衣后的滚热身体,闭上眼睛尽情享用白宝山宝刀不老地在她软绵的**上游刃有余,给她无限的欢悦,她希望此刻像个梦,永远不醒来,那该多好啊。因为她不想看到为他人做嫁衣裳的结果,是她空守寂寞的命运。

    万孤月被关在禁闭室里都好几天了,气闷的要命,除了给她送饭的小莲看护她外,和她说话解闷,连她母亲都不敢来看望她,安慰她。如果能逃出去,她就和心上人一起远走高飞,永远都不回来了。可是……他会跟她去天涯海角吗?想到这里,万孤月又是苦恼不已。这时,从山庄外传来特别的鸟鸣声,这是白灵每次来约她的信号,她兴奋地透过尺寸见方的铁窗向外张望,希望能看见她日夜想念的那个人。

    他一定回来了!白灵妹子才带他过来的。她拍打窗口,招来小莲。

    “小莲,快去出去看看,是不是白家妹子来了?”

    小莲心领神会地去了。当小莲回来时,孤月就迫不及待地问“是他们吗,他们说什么了?”

    小莲强装笑容说“小姐,是白家兄妹俩。他们先去庄上了,拜访老爷,想看看你。谁知道老爷和大少爷都不在,是二少爷见了他们,并拒绝了他们来看你,他们就转到后山庄去了。”

    孤月对这些都不关心,她渴望知道郭雪剑到底说些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