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缘何情意乱酒烈难消愁10
    玉州的昆仑派弟子和兰州崆峒派弟子正斗得激烈异常,双方各自剑法如行云流水,霍霍飞舞,令人看得眼花缭乱。而陪在王爷身边的柴达尔王和腾格尔王却漫不经心,和王爷不时地谈笑风生。肃靖王笑问“两位王爷,你看擂台上两个名门弟子剑术如何?”

    腾格尔王巴音王爷不屑一顾的直言笑道“这种中看不中用的把戏,你闪我躲,跳来奔去的,有什么好看的。靖王爷还不如来个实打实,你一拳我一拳,看谁先承受的住,谁就霸占住擂台。哈哈……那才叫过瘾呢!”

    肃靖王知道巴音王爷性子直爽,也陪着干笑了几声。他倒看看柴达尔王格桑王爷有什么高见。格桑王爷喝了一大杯酒,说“这酒是好酒,是肃州酒泉酒,靖王爷把那地方把持很严格,我想喝一碗好酒都无处谈起。若是今日我的武士夺取了武状元头衔,靖王爷可否分我这好酒喝呢?”

    此话一出,陪在下首的万胜和白宝山都心中一惊,互望了一眼,莫非他们也想夺得武状元,真可谓来者不善。他们凝视着靖王爷,看靖王爷如何应付。

    肃靖王只是一笑,端起酒杯说“两个王爷都是我请来的,本王自然不能让你们扫兴。既然两位王爷有兴致参与此次武林大会,本王不会驳众位的颜面。若是夺得武状元,我上报朝廷,朝廷没有官位封赏,为了边疆睦邻友好,也会有赏金奉上。来为了这次武林大会圆满成功,干了这一杯。”

    万胜和白宝山也趁势向巴音王爷和格桑王爷敬了酒,以表达以后通商合作的诚意。白宝山心想,朝廷怎么会封番邦之人为官,那不是把疆土白白送个人家,而肃靖王把这个武林大会的结果都推给朝廷,又有何意?不过我们西凉武林英雄若是斗不过番邦武士,以后走他们的商道可要受他们的眼色,看他们的手段。

    又听靖王爷说“两位王爷如果想派人去打雷,随时都可以上擂台挑战。”

    巴音王爷说“靖王爷,我看他们个个花拳绣腿,真是不入我的眼,怕一上去就打给个个筋伤骨断,我们边疆刚修好的关系,不就又伤了和气吗?本王等到最后,拣那个最厉害的打,那多有看头,啊,哈哈……,如果格桑王爷不耐他们的打法,可以先上去露露脸,让大家开开格桑王爷武士的眼界。”

    格桑王爷向他憋了一眼,心想,别看这王爷外形粗鲁,说话直来直去,心眼还不少。他悠闲喝口酒说“本王的武士也没什么特长,万一上去了,就被捋了下去,等不到和你武士一决高下,岂不遗憾。”

    巴音王爷暗自骂道,好啊,跟我较上劲了,那就等着瞧。

    “格桑王爷,你的眼光真高,抬举我了武士,来我敬你一杯。”

    肃靖王不时举起酒杯说“好啊,看看两位王爷的武士功夫,是西凉武林的荣幸,为此来喝一杯。”

    万胜暗中冷笑,好一个明争暗斗。他看了一眼二儿子万孤芳,示意他要待会打雷要万分小心;而万孤芳也听到三个王爷的言语,他本来心中只戒备着郭雪剑,这回又出来了两个番邦武士,他只能暗藏绝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