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明月照剑心无情弄风月4
    而他耳边却叮咚地响彻着那些纵横交错的警戒线上的铃铛散发出的清脆的声音,那声音随着肃靖王的转动而改变声音的方向,像是风沙中的驼铃寻找迷失中的足迹。郭雪剑随着铃铛声响的缓慢流淌时,他体内却气息却跟不上音律节奏,似乎有一番气血翻涌到胸口,就要冲进咽喉内;郭雪剑更是旋转身体,双掌托天合璧分离,转念之间撕下衣角塞进自己的耳朵里,让自己的心气逐渐平和下来,心神也定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郭雪剑感觉有人拍着他的肩膀,他猛然一惊,反手一击,他手腕却被扣住了,回头一看,扣住他手腕的人是肃靖王,他慌忙站起身来:“王爷,我有所冒犯,请莫怪罪。”

    王爷笑道:“看你神情,心里并没有犯上的自责,有什么可请罪的。”

    “在下不敢。”

    郭雪剑拱手屈身,不敢正视肃靖王的眼神。

    王爷又拍拍他的肩膀,呵呵笑道:“我已把女儿都许配给你,你还这么客气拘礼,在此其间,你我是翁婿关系,什么在下不在下,小婿如何?嘿嘿。剑儿,今夜的过程你都看在眼里,而你表现的非常好,抵抗住了月神灵牌的诱惑,明夜还有一战,唯有你助我一臂之力,方可成功。”

    郭雪剑感觉到王爷此时对他格外亲切,像是义父对他那样的模样,心生感动。他不由地看了一眼月神灵牌,月神灵牌依旧悬浮在琥珀匣子里,抬头向天井望去,天井似乎已被封闭,没有一丝月光泻落下来。

    肃靖王感叹道:“月光只有半个时辰才能完全照进天井,时辰已过,再多的努力也白费;一个月也就有两夜时间,月神灵牌才会显灵。明夜,你就知道月神灵牌的真实境界。今天晚上你累了,你该回去好好休息了。”

    其实,郭雪剑心中有许多疑问,肃靖王只解答了其中之一。王爷不说,他多问也无益,只好多留心而已,以备不测。一个人对自己再好也会有你看不透猜不着的目的,随时可以害了你也可以帮助你。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下山时义父对他的忠告。

    郭雪剑连自己的父亲白宝山都不相信,不会凭肃靖王一时的信任而放弃警惕的心结。王爷说月神灵牌会显灵,郭雪剑相信那只是托辞,他从不相信什么天神鬼怪的事,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他细细回味肃靖王掌心中的月神灵牌能发出如此强大的能量,以致他的心神都差点把持不住,是月神灵牌的缘故,还是肃靖王本身就有深厚的内功在作祟,只能等明晚揭晓谜底中的答案。

    郭雪剑刚回到房间,萱萱就亲自端着一碗参汤,想要喂他喝,他感觉到很别扭,抬手接过来一口喝个干净,弄的萱萱干瞪眼:“你干什么呀,汤还没凉呢,你就一骨碌灌进去,不怕烫了肠胃”

    “我现在感觉护身凉飕飕的,不怕烫。”郭雪剑敷衍地说。

    “是吗?让我摸摸。”

    不等郭雪剑有所反应,萱萱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是啊,你的手的确很冰凉,你怎么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