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明月照剑心无情弄风月9
    郭雪剑刚啊呀一声,王爷就倾倒在他怀中,张嘴就一口鲜血吐在他肩膀上。黑衣人趁机挥剑刺向王爷的后颈,由于王爷的身体压住了郭雪剑的手臂,致使他无法挥剑接招,只好抱着王爷滚下高台,随之月神灵牌也跌落在高台上面。那黑衣人快速拿起月神灵牌,塞进怀里,他看了一眼往下翻滚的郭雪剑和王爷,他找准时机,快速刺向王爷的后心;郭雪剑听到破空而来的犀利风声,他掀开王爷的身体,直面刺剑隔开了黑衣人的来袭的剑。

    此时,郭雪剑摆脱了王爷的束缚,浑身行动自如,黑衣人一时奈何他不得。只听见外面尖锐的啸声,黑衣人听见同伙的信号,虚晃一招,纵身从天井飞跃出去。郭雪剑来不及察看王爷的生死,也跟随从天井跃身而出。

    郭雪剑从天井口处窜出来,看见那个黑衣人和另一个白色衣袍,白色面纱蒙面人跟风自清打斗在一起。只听见黑衣人低沉地叫道:“得手了,快走啊”

    显然那个白衣蒙面人的动作有些迟缓,刚被黑衣人解围,又被风自清禅杖缠绊了一下,踉踉跄跄倒退了几步。风自清喝道:“喂,她交给你了,王爷怎么样了?”

    郭雪剑未回答风自清的质问,挥剑刺向白衣人。白衣人起身时,反手一把眉月弯刀,寒光侵袭,与郭雪剑碧寒剑相交,冷光四射。当郭雪剑与她正面相视时,看见对方如蓝宝石的眼眸,郭雪剑惊讶的啊了一声:“原来是你,祁连山的匪贼竟然跑到王府里闹事。”

    白衣人就是在祁连山的桃花谷中遇见的那个神秘的西域女子,是祁连山后九天的匪首张大麻子的女人。上次虽然交手不多,但是郭雪剑知道此人不是等闲之辈,挥剑一招飞雪连天,剑锋生寒意,从四面八方裹住了白衣人的头颅,不等白衣人挺直了腰杆,挥刀再次相接时,郭雪剑已刺破了她的面纱。

    那白衣人并不感到惊慌,她横手回刀,从自己咽喉擦声而过,反手回击,把郭雪剑近在咫尺得到剑锋格开,手法可谓是柔软锋速,几乎是自杀式自救。但同时她的面纱也被郭雪剑挑开了,露出苍白的面孔。

    这副面孔又是让郭雪剑心里一愣,似乎在哪里见过,但不容他多想,白衣人的眉月弯刀一顺着他的剑身砍向他的手臂。郭雪剑屈臂向上,竖立而刺向白衣人的腰间,白衣人并不退避三尺,反而要想与郭雪剑同归于尽。但郭雪剑并不这么想,自己要了她的命,她却要卸下自己的胳膊,我可不想成为伤残人士。

    郭雪剑只好纵身后退,但他留一招铁板翘天,一脚狠狠地踢在白衣人的肋骨上,白衣人重重地摔到在地上想,鲜血从嘴角处流了出来。

    此时,风自清喝道:“别要了她的命,抓活的。”

    而风自清这一叫唤,大意之间被那黑衣人凌厉剑从他的脑门削过,留下一道伤痕。黑衣人叫道:“随你的主子去下地狱吧。”

    风自清躲避黑衣人的迅雷之剑时,他的禅杖被黑衣人左手牢牢抓住;黑衣人挥剑反刺他的颈项,他低头躲过,黑衣人趁他低头时,顺势一脚,踢在他的下颌,他疼痛难忍,只好散手禅杖,,但黑衣人踢脚速度如电光疾驰,凌空又连续三脚,把风自清踢到假山顶上的天井出口处。正好风自清面向密室里面,看见王爷爬在下面移动不懂,他大惊失色的叫道:“王爷,你怎么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