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痴梦无人解谁能过情关6
    突然,郭雪剑一把推开了万孤月,万孤月猝不及防地坐在地上,脸色红里透紫地喘着粗气,不敢抬头看一眼郭雪剑。

    郭雪剑本来伸手进一步深入,在他一闭眼瞬间,看见了小桃红燃烧的身体,才意识到自己继续滑向**的深渊。

    “对不起,我……我们不应该这样。我更不应该贪恋温柔之色,等着我。”

    说完,郭雪剑从木支架上拿下自己的外衣,跨上白马飞飞,不给万孤月留一个眼神,就疾驰而去。

    万孤月又是欢喜又是忧愁。欢喜地是郭雪剑不管怎样,首选的还是她;忧愁的事她要等到什么时候,郭雪剑才能报得大仇,若是王爷虎视眈眈地逼婚,她该如何应付呢?而仅有一次亲热,也是在郭雪剑理智下戛然而止。还有郭雪剑只是说,带她远走高飞,浪迹天涯,并没有承诺娶她为妻。

    万孤月望着雨过天晴的晴空,心情怅然若失,悲喜交集。

    被大雨洗过的天空,万里无云万里天。湿润潮湿的凉风让郭雪剑头脑清醒多了。他想了很多,最重要的淡忘了男女之情,不能让男欢女爱成了他报仇的羁绊。既然孤月说那梦中的仙女是海市蜃楼,那我就当作海市蜃楼吧,把她忘了吧。

    郭雪剑回到桃源居,里外换了一身干燥的衣服,就要准备去王府牢狱,看看那个李南风到底还活着没活着。他刚换好衣衫,转身就看见了小桃红。

    郭雪剑心咯噔一下,像是碎了一块冰屑,但小桃红若无其事地说“少爷你这去哪儿?老爷回来了,你不去看看。”

    郭雪剑没好气地说“回来就回来,有什么好看的。”

    小桃红急道“老爷今天在路上正赶上了一场大雨,他为了护着新夫人,把自己浑身都淋透了。夫人亲自熬了参汤,正在雨蝶轩亲自服侍老爷呢,小姐也在那里。”

    郭雪剑哦了一声,没说什么就径自走了。小桃红不知他看望老爷去呢?还是去别的地方,她迟疑地没有跟上去看个究竟。

    一路上,郭雪剑在他心底里,再也无法轻视跟他有不可切断的血缘关系的白宝山,他已重蹈覆辙了他父亲风花雪月那些事,他从鄙视他父亲开始鄙视自己。他不是不愿意去问候他父亲一声,而是无法面对自己向父亲低下高傲的头。

    到了王府,他直接去了牢狱。由于他在王府特殊的身份,他的自由行走犹如郡主,不受任何约束。

    当他走进黑暗潮湿的牢房中,看见那满身伤痕的刺客躺在一张用烂木头支起来的床铺,床铺上堆积着杂乱无章的发霉的草芥子。

    郭雪剑再往前走一步时,那刺客微微动了一下身子,发出微弱的声音“你终于来了,我剩下这口气就是为你留的。”

    郭雪剑冷冷地说“我也为你有这口气,而松口气。你命大,是因为有人不想让你死。”

    “是你父亲白宝山吗?他一向心善,不然我早死在他手中了。”那刺客低沉的声音,让这阴暗的牢狱更显得阴森可怖。

    “你是不是李南风?”郭雪剑不理会他的疑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