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痴梦无人解谁能过情关10
    郭雪剑坐在父亲床边,呆望着父亲有些憔悴的脸色。他伸手触摸一下那长方的要山包,感觉有些生凉。他内心深处还是深爱着小时候那个父亲,只是在人面前,他不愿意低下骄傲的自尊。可是就在此时,他和父亲两个人如此安静的世界,他感觉到对父亲一点恨意都没有,而且心底泛起对父亲的依恋。

    郭雪剑掖了一下父亲所该着薄薄丝质凉被的一角,无意间碰到父亲的手背,他感觉到那手背还很温热,他手又触摸到父亲穿的丝绵内衣,感觉到了湿润,显然父亲高烧发汗,连内衣都寖湿了。他的手不由自足从父亲的内衣的衣带出伸进去,抚摸着父亲正在发汗的胸膛,他的心骤然**起来,脑海中似乎想起了什么,一个明晃晃的**化作千丝万缕,向他天罗地网的扑来。

    郭雪剑惊觉地把手从父亲的身体上抽了出来,退后了一步,看着父亲微微睁开了眼睛,他使劲地搓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喃喃自语:“这不是梦,我怎么了?”

    “剑儿,你怎么了?”被他惊醒的父亲,地问道。

    郭雪剑听到父亲微弱声音的质问,感觉到脊背上一阵湿热,原来一瞬间的惊梦,让他惊觉出一身冷汗。

    “我只是感觉你的身体还在发烫,很是为你担心。”

    郭雪剑这句话,自己都感觉言不由衷。但白宝山有些苍白的脸上仍然露出欣慰的笑容:“我没事,只是被雨淋了,睡一觉,出一身汗就好了,没什么大惊小怪。剑儿,过来扶我起来,睡久了感觉浑身都是酸疼。”

    郭雪剑看着父亲病怏怏的神情,他实在无法拒绝父亲懒洋洋的要求。他不声不响地福气父亲,把枕头靠在父亲背后,尽量让他躺的舒服点。

    白宝山这才专注地看着自己儿子,笑道:“这些日子我不在家,家里的事都让你担着,我这做父亲的心中有愧。看看你的身体比回来的时候又瘦了不少。”

    白宝山见儿子不回应自己的问话,不由地长叹一声:“这碗参汤还热吗?”

    郭雪剑只嗯了一声,算是敷衍回应了他。

    “拿来我喝了它,免得凉了试了药性,就可惜了。喝了参汤再好好睡一觉,病就好了,唉!梦里千年风月在,醒来何苦自作情。”

    白宝山接过儿子的参汤,不由发自肺腑的感叹。郭雪剑只是咬紧嘴唇不做声。

    白宝山喝第一口参汤,手**一下,一勺参汤全撒在胸膛上。郭雪剑扶住他的手腕,接过参汤碗,淡淡的说:“我来”

    “老了,老了,连一勺参汤都喝不到嘴里,真是不中用了。”

    白宝山自怨自艾长叹道。

    郭雪剑看着父亲心满意足地喝着他喂的参汤,眼光不时闪烁着得意的神色,他觉察到父亲着是做戏病给他看,他眼神也地地与父亲交流,勉强的把这个戏演下去。

    白宝山以时光逆流的方式喝完了郭雪剑手中那碗参汤,舒畅淋漓地说:“喝完参汤就想再睡一会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