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玉箫吹月夜剑影不问情3
    郭雪剑对白福的责怪不以为意:“他不是病了吗?还有力气举办婚事?”

    白福仔细端详着郭雪剑,像是重新审视他:“少爷,老爷之所以身体有恙,才用婚事来冲冲喜。再说,婚贴都发出去了,就定在明日,不办不行。”

    郭雪剑无奈地叹口气,走开了。白福也对着郭雪剑的背影也哀叹了一番,心想,老爷怎么会有这样不孝不敬的儿子。

    郭雪剑把白马飞飞拉到马厩里,给白马飞飞添加些料草,又从马厩旁边的水井里提上一桶水,放在太阳下晒一晒,然后倒在马槽里,看着白马飞飞惬意的饮用。此时,郭雪剑懒懒地伺候着白马飞飞,这匹宝驹像是他最贴心的知己。

    郭雪剑做完一切后,正准备回红梅阁,抬头却看见小桃红向这边走来,他猜想肯定是找他的。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不愿意直面小桃红无微不至地照顾,于是他从另一边离开马厩。

    郭雪剑从一条小径往回走时,刚好经过了牡丹亭。只想往里边瞥了一眼,就被里面浓郁的花香吸引住了。郭雪剑忍不住跨过牡丹亭的月洞门,迎面就是一片花海的景色。尤其是牡丹娇艳尊贵的绽放着,显示着富贵逼人。

    郭雪剑心想,这就是为新夫人打造的庭院?自从他回来三个月,这里就是动土修建假山亭阁,小楼通径。白宝山为了一个小妾设计了这样华丽贵气的庭院,郭雪剑从内心深处反感之极,别说经过这里看一眼,就是想都没想过。

    牡丹亭的繁花锦簇,让郭雪剑这个年轻的心也不禁好奇起来。在西凉这个地方,能拥有牡丹这样娇贵的花卉,看样子白宝山是为新夫人大费苦心。可是,这花香的味道,郭雪剑闻一会儿就感觉头晕,心中反而笑自己不是沾花惹草的那个料。他正要转身离开,忽然听见身后有簌簌的响声,他又止步寻声而去。

    隔着一道红绿相间的花树,看见父亲白宝山穿着花色团簇的长衫,里面是牡丹图案的束衣,玉色缠带,紧箍着微胖的肚腩。金冠束发,面色红润,手中一把白虹剑舞得悠然自得。

    郭雪剑看在眼里,感叹在心上。看上去,父亲浑身散发着贵族气息,和这个庭院相得益彰,他脸上的确气色不错,精神焕发,怪不得要迫不及待地娶新夫人回来。

    郭雪剑也没心思看父亲潇洒飘逸的舞剑,就悄悄地退出了牡丹亭,回到自己的红梅阁。他刚上楼,进了房间,一眼就看见小桃红井井有条的整理房间,像是把这里当做自己的闺房了。

    小桃红温暖的笑道:“呀,少爷回来了。先洗漱一下,我这就去给你准备午膳。”

    这些话语,每次郭雪剑回来,小桃红总要说一遍,他都听习惯了,任凭小桃红为他忙碌不止。

    小桃红向郭雪剑身上多看了几眼,神情有点古怪。

    “少爷,你这身衣服挺讲究的,从哪里来的?”

    郭雪剑没好气的说,“我穿什么,还用你管吗?”

    小桃红脸色一红,但她还是问个不休:“少爷,你见怪了。我只是随便问问。尤其你里面穿的那件内衣,看上去有点刺眼。”

    小桃红说到他贴身内衣,郭雪剑侧目冷看着小桃红:“比起你做的寝衣如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