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玉箫吹月夜剑影不问情5
    郭雪剑看都没看一眼,哼道:“是挺金贵的,不远千里,以色事人,那有不金贵的。”

    此话一出,神似都愕然地看着他,郭雪剑依旧自顾自地斟酒吃菜,像是肚子饿空了,嘴巴嚼的有色有味。

    白宝山脸皮微微**着,见郭雪剑说话越来越不知好歹,不由按捺下去隐忍想想一团火,腾地从心底冒了出来。

    “放肆,你在说谁呢?”

    “我在说猫,你何必急的穿鞋。”郭雪剑反唇相讥,不以为然。

    白宝山霍然站了起来,走到郭雪剑身边,目视着郭雪剑熟视无睹的神情,他的眼光中闪过五味杂陈的神色。右手中搓弄的光滑溜圆的玉石发出铮铮响声,突然这响声戛然而止,转到了白宝山的左手。

    夫人蝶玉有点紧张的看着这父子俩:“剑儿,你快向你父亲认错……”

    她话还没说完,“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郭雪剑的脸颊上;而郭雪剑紧闭着嘴巴,并没有让嘴里的食物被白宝山一巴掌扇了出口来,依旧细嚼慢咽地把食物咽进肚子。

    白宝山苦笑道:“如果你看家里那个人不顺眼,你大可不必回来,就当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说完,大踏步地走出了大厅。

    雪姨连忙追上去扶住白宝山有点发抖的身子:“老爷,公子一时糊涂,说了一些无心话,你别太在意。这身体刚刚好一些,别再气出毛病来,可怎么了得。”

    夫人蝶玉叹息道:“剑儿,你……你可真伤到你父亲。“

    夫人蝶玉无奈地摇着头,也快步出去看望白宝山。大厅里只剩下郭雪剑和白灵兄妹两人。白灵愣愣地看着郭雪剑,一脸迷茫。

    “哥,我怎么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今天,娘还对我说,你还照顾爹爹吃药呢,怎么今儿说翻脸就翻脸呢。“

    郭雪剑连喝了两盅酒,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一看到他得意满足的表情,我就想起我死去的娘。人人都说他风流多情,还情深意重,既然他有那么多用不完的情,他怎么不去陪我娘,把他身上情给我娘一些,我娘也许就不寂寞了,呵呵……哈哈……”

    “啊,哥,父亲毕竟是父亲,你不应该这样说父亲,他伤到了心。”白灵劝解道。

    郭雪剑冷笑道:“他伤心?我没了娘,我不伤心。他在人间风流快活,情事泛滥;我娘不知在那里受苦受难,他想过了没有?”

    郭雪剑越说越郁闷,越喝越起劲,千杯难消心头愁,一醉方知天尽头。

    白灵眼巴巴地看着兄长一杯一杯往嘴里灌酒,忍不住放开怀里波斯猫,去拦住郭雪剑的还要倒酒的手:“哥,你别喝了,你喝的太多了,酒多上身。”

    郭雪剑胳膊一甩,把把白灵打个趔趄,白灵哎呀一声差点摔倒了。突然,那只波斯猫喵的一声,纵身扑向郭雪剑。

    郭雪剑正要仰头畅饮,陡然感觉到眼前一团白影闪过,他慌忙抬起手拍打,那白影想闪电一样,从的他的下颌掠影过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