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红颜多薄命月圆更销魂2
    郭雪剑刚出了牢房,就看见了萱萱。萱萱上去把他拉到偏僻的地方:“昨天的事我都知道了,只要你肯娶我,我什么都会原谅你的。”

    郭雪剑淡淡地说:“什么事啊?”

    “你趁我喝醉了……你真坏,给我装什么糊涂。”萱萱急道。

    郭雪剑实在想不起来他和萱萱到底有没有发生过床第之事,那时,他清醒的时候,只发现自己赤身**地和萱萱睡在一张床上,一个被窝里,萱萱还穿着贴身内衣。他从小桃红身上过来的人,男女鱼水之欢,他也是很清楚明白怎么回事,但和萱萱之事,脑海中怎么也想不起翻云覆雨的景象。

    “谁装糊涂,谁心里明白。我是赤身**地跟你睡在一起,并不代表我跟你做了什么。我之所以答应王爷定下来的婚期,一是王爷愿意放弃和万孤月的婚约;二是我很感激王爷对我的厚待。你也知道,我和我的丫鬟的事,你身子清白不清白,到了我和你到洞房花烛时,就能验明正身了。”

    萱萱听郭雪剑的意思,跟她的婚约就像一场交易,和感情,甚至爱情无关。她心中气愤难平:“我堂堂一王郡主,还不如一个丫鬟。你不是要验明正身吗,我现在就证明你看。”

    说着,她上前抱住郭雪剑,搂住郭他的脖颈,就要吻住他的嘴唇。想用自己的激情点燃郭雪剑的**。

    郭雪剑厌恶地推开她:“你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你想让我成为畜生,禽兽吗?”

    说完,掉头就走。萱萱苦笑地喃喃自语:“你就是个畜生,禽兽。我怎么就爱上了一个畜生,禽兽呢?”

    萱萱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但眼里没有眼泪流出来。她心里说,你不爱我,没关系。我就是想得到你,得到你这个人,让你的感情受尽折磨。

    萱萱一转身,发现卫娘站在她身后,神情漠然地看着她。

    “你来了多久?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卫娘微微一笑:“你现在知道吧,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越对他示好,他越自大。所以我从来不想做男人”

    萱萱翻着白眼看了一眼浓妆艳抹的卫娘,冷笑道:“你想做男人,总有那个根吧。”

    卫娘对萱萱的嘲讽,不以为然。她挽起萱萱的袖子,仔细看着看着萱萱的面孔,不发一言,直瞧着萱萱心里发毛。

    “我脸上有什么好看的。”萱萱生气地说。

    “我越看你越像一个人,啧啧,还真有点像。”

    萱萱没好气地说:“你不就是想说,我像极了我父王吗?这些话你在我耳边说多少回,我耳朵都起了老茧,能不能换点新鲜的。”

    卫娘笑而不语,拉着萱萱到了她的闺房。把按在梳妆台的铜镜前,说:“你好好看看你自己,心平气和地看,你最近到底像谁?”

    萱萱放松了心中的迷惑,眉目传情地欣赏着自己,顿悟地说:“你是想说,我有点向白宝山的新夫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