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情迷红烛泪血染茜香纱1
    郭雪剑一觉醒来,睁眼发现自己一个人独自躺在密室的玉床上,浑身感觉疲倦乏力。密室安静像是依旧在月光里,他的心空荡的像空气漂浮在天井口处,天井外的光亮是阳光的气息,显然已是到了白天。

    郭雪剑深吸一口气,坐了起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并无异样,自己的衣裳穿的也很整洁,没有凌乱的迹象,难道昨夜发生的一切是在梦里?他环顾四周,见石几上摆放着玉色的酒壶和白色的玉盘,盘里放着白葡萄和白色的人生果,跟他昨夜所见并无二样。

    而昨夜王爷拿来的酒坛和酒盅都不见了,就连他杂碎的酒盅和酒坛的碎片也无踪迹可寻。这到底怎么回事?郭雪剑思索着,前几次醒来,根本不记得在他入眠之前发生了什么。但这次不同,昨夜发生的事情经过真真切切地浮现在他脑海里,若不是梦,那么昨夜那难堪的鱼水之欢从何从何而来,王爷的从圆月之中吸纳冷冷的月光练就明月神功亦幻亦真,是真是假?王爷一出手的冷月流霜剑是他亲眼所见,难道也是梦吗?

    郭雪剑一想到冷月流霜剑俯身察看石几,石几上面光滑如玉,没有一丝被砍过的痕迹,他又回头寻找王爷在密室墙面上留下的冷月流霜剑的痕迹,但密室四周的墙面都是石头堆砌而成,凹凸不平,沟壑纵横,不知道那一道是王爷留下的?

    郭雪剑沮丧地坐在玉床上发呆,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太可怕了。他想亲自去问王爷到底怎么回事?但冷静一想,若是王爷一口咬定他是在做梦,他也无可反驳,除非王爷能露一手明月神功,证明昨夜事件的发生过,不过王爷会做吗?以王爷的尊贵的地位,怎么会承认和他有过难以启齿的**关系,这违法伦理的事情谁会相信谁又会承认呢,郭雪剑他自己都会羞于出口。

    郭雪剑无奈地长叹一声,感到这世界对他来说事孤独的。自从下山以来,各种纷扰纷至沓来,让他应接不暇,此时,他似乎陷入一张无形的大网中,找不到一点头绪。不行,我得去找王爷证实一下昨夜,自己和他到底发生过什么?

    郭雪剑走出密室,径自上了御月楼,闯入了王爷的寝室。只见王爷的寝室里有一个女子,那个女子正坐在梳妆台前,对照着铜镜盘弄着自己的长发。她听见有人闯进王爷的寝室来,回过头一看,原来是郭雪剑,她才松口气。

    “原来是驸马爷,吓我一跳。”

    郭雪剑定睛一看,这女子是常陪伴在王爷身边的卫娘。

    “这一大早,驸马爷这行色匆匆,有什么急事找王爷吗?你看王爷正在安睡呢。”

    卫娘轻声细语地说道。

    郭雪剑瞥了一眼王爷正在酣睡的床榻,床榻用帷幔围着,隐隐约约能看见王爷的露出的半个后背,穿的是明黄色的绸缎寝衣。

    郭雪剑低声问道:“昨夜,王爷一直和你在一起吗?”

    卫娘娇羞地一笑:“是啊。你也知道王爷最近身体不好,需要我照顾。不过王爷喝了我配给的补药,身子也慢慢有了起色。王爷毕竟是王侯之尊,难免也有需求,虽然卫娘出身低贱,但也愿意为王爷付出。再说王爷年纪大了,那个需要细水长流,不像你们年轻人生猛如虎。所以王爷需要更长的时间,我也耐心地照拂着,这不天快亮了才消停下来,正熟睡呢。驸马爷有什么急事不妨先和郡主商量,我实在不忍心打扰王爷的休息。”

    卫娘絮絮叨叨地说着好像与自己无关的事,郭雪剑都听的张口结舌面红耳赤,不耐烦地掉头就走。背后传来卫娘嗤嗤地笑声,像是嘲讽他的鲁莽和无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