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情迷红烛泪血染茜香纱4
    郭雪剑根本不在乎他和三夫人的关系被揭穿后的尴尬和难堪,他想着在桃源居唯一会杀害的小桃花的人就是她了,她嫁到桃源居就是一个阴谋,是与血色玉石相关的阴谋。但他心里隐隐约约不希望是他所想的那样,如果是心想所成,那最痛苦的人无疑就是他自己。

    郭雪剑又来到了马厩里,马厩已被人收拾的如往常一样平静,但郭雪剑能感觉到这里有一个冤魂在低声哭泣着,从井口处冒出的凉气,似乎化作小桃红凄惨的面孔,向郭雪剑哀怨地索要着什么?

    “少爷,你要了我,为什么不带我走呢,我……我好害怕。”

    郭雪剑激灵灵的大了个冷颤,侧头避开井口处的幻觉。他转过身紧紧抱住白马飞飞的头颅,想从白马身上取一点温暖,来融化他心里深处冰冷的内疚。

    “飞飞,你能告诉我,是谁杀害了小桃红?”

    白马飞飞看着主人渴望的眼神,无奈的甩了甩头。

    郭雪剑苦笑道:“是啊,我倒是忘了,昨夜你和我一起去了王府,没有在这里为我守着,就不必为我抱歉。”

    郭雪剑在马厩里守望着那口井整整大半天,他本来对这个家没什么可留恋的,打算探清楚当年关中外公家飞天镖局灭门的线索,就一走了之离开这个家,为母亲和外公寻仇,但是李南风的出现,桃花谷的女子出现,血色玉石的之谜,这些连起来的线索支离破碎,让他无所适从。

    如果正如李南风那样说的,他手中的血色玉石与血石门有关联,而飞天镖局又遭血石门灭门,如果证明这三夫人就是那桃花谷的女子,她来桃源居的目的难道是血石门的探子,想灭了桃源居?

    想到这里,郭雪剑浑身不由冒出一阵冷汗。

    但现在谁还会相信他呢?他再去纠缠三夫人,可不是**的事那么简单了,在他身上发生的层出不穷的丑闻,所谓是世间罕见,世俗所不容,足够让桃源居毁誉在死亡之中。

    郭雪剑细细想来,三夫人和父亲成亲的那天,他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爱慕神情,他人也许已了然于胸,不然雪姨为什么时刻盯着三夫人,而夫人却冷眼对待,不给他于警示,父亲是个精明的人,不到万不得已时绝不会发作,难道他们看见眼里,焦灼在心里,就是让自己明白,知难而退。

    事已至此,也没听见白宝山有何动静,他是个好面子的人,也不想把这样不耻的事声张在外。既然父亲追究,那么自己还会有机会?郭雪剑这样一想,他的心倒是坦然了许多。

    他牵马刚出了府上大门,想出城兜一圈子,但见白灵骑着小红马冲了过来,她脸色惨白,见到郭雪剑气喘吁吁地说:“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郭雪剑一把拉住小红马的缰绳:“什么大事?何必如此慌张。”

    白灵还没开口,就俯在马背上哭了起来:“死了……又死了。”

    郭雪剑一听:“谁……小桃红她,我一定会查清是谁害死她的。”

    白灵抬起泪脸说:“不是……是月儿姐姐她也不在了。”

    “什么?月儿她怎么了?”郭雪剑心骤然一紧,大惊失色。

    白灵哽咽地说:“桃红姐姐死了,我心烦,想去找月儿姐姐说说话,谁知到了飞鹰山庄,他们不让我进去。我就跑到山庄后面把小莲叫了出来,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小莲说月儿姐姐留下书信,说她不想活了。有人看见亲眼看见月儿姐姐从悬崖上跳进红水河,至今连尸骨都没找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