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情迷红烛泪血染茜香纱7
    白灵睁大眼睛一看,原来是郭雪剑。

    郭雪剑松开手,说:“灵儿,怕什么呀,是我。”

    白灵拍拍胸口说:“啊呀,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

    说着,她向四周张望,生怕有什么怪异的东西出现。

    “你到底怎么了,看你被吓得脸都白了。”郭雪剑问。

    白灵低声说:“哥,我刚看见一个白影从眼前嗖地飞了过去,我以为是小桃红的鬼魂。”

    郭雪剑笑道:“别胡思乱想了,世间哪有鬼魂呢。等会父亲要去雪姨那里,你就进去找借口,陪三姨娘沐浴,设法看见她后背的刺青。千万记住我给你说的话,不要慌乱,我就在外面守着,不会有什么事。”

    白灵无所谓地说:“我知道了,这几天此时此地,你给我说了多少遍,在我脑海里我都想象地表演的轻车熟路了,尽管放心。再说,三姨娘那么美丽的人,怎么会杀人呢。”

    郭雪剑说:“前几天,你说你还怕呢,现在怎么不怕了。”

    “可这几天,我又想想了,感觉三姨娘不是坏人,哥,你说呢?”

    郭雪剑迟疑地说:“我也希望她不是,但我更希望她能说实话,有什么为难之处,我可以帮她。”

    白灵翻着白眼说:“她即使有什么为难的事,也有爹爹挡着,你去帮她,那算什么。”

    郭雪剑冷笑道:“爹爹只宠着她,她再有什么过错,爹爹也只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白灵听出郭雪剑的口气里有无可奈何的叹息,可她怎会知道郭雪剑这几天也难以抉择,是否对三姨娘的身份一探到底?那一次,被父亲撞见以后,桃源居似乎没有掀起桃色风潮,平静的像一潭死水,越是如此静谧,郭雪剑的心越是不安,可见父亲对三姨娘的信任无以复加,他只能一步一步走向未知的深渊,那深渊是罪恶的通道还是海市蜃楼的幻觉,都足以令郭雪剑步履薄冰,爱恨难料。

    自从小桃红不明不白的死了,夫人蝶玉又住到了照月庵,诵经念佛为桃源居祈福平安。这也是郭雪剑感到奇怪的地方,平时桃源居出了什么大事,都是二姨出面雷厉风行地解决了,而这次二姨却在照月庵躲清闲。难道二姨也觉察出来什么苗头,故意给自己机会,把三姨娘的底细查个一清二楚。

    眼见月色昏暗,小桃花匆匆跑进了牡丹亭,不一会儿,小桃花和白宝山匆匆向凤竹园走去。郭雪剑给白灵使个眼色,白灵深呼吸一下,故作轻松活泼地跑进了牡丹亭。

    白灵也没敲门,直入房间。在卧室的三姨娘正整理挂在屏风上的衣衫,听见房门的响动,她只是轻轻回过头来向外张望,还没出声询问,白灵就闯了进来。

    “不得了了,雪姨心痛病又犯了,只有爹爹的过去,才能给她治好。本来我是陪雪姨的,爹爹过去了,不放心你,所以又让我来陪你。”白灵像是背书一样,流利不流畅地生涩。

    三姨娘微微一笑:“雪姨不是一向有头痛病吗,怎么胸又疼了?”

    “啊……”白灵瞪着大眼,脑海飞快的转速着,怎样修补不经意间的漏洞。

    “啊,雪姨的头痛病转移到胸上了,要不我陪你过去看看。”

    三姨娘只是笑着说:“有老爷在那里,不劳我们烦心。”

    白灵也笑道:“三姨娘说的是。我好长时间都没沐浴了,想去牡丹池泡泡,三姨娘你不介意吧。”

    “牡丹池是桃源居的牡丹池,又不是我一个人的,灵儿你尽管用就是了。”

    “可是天色都这么黑了,我害怕。三姨娘,你能陪我一起沐浴,互相照看一下,我才有安全感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