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边塞胡杨风大漠孤烟直4
    斯琴似乎也无睡意,很乐意陪着他说话。

    “等休息一下,再喝药,这样对身体好点快一点。看你这个样子,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吧?”

    “嗯,我是从很远很远的南方来的,却来到了这个很远很远的北方,以后去那里我都不知道。”

    秋恨水说出这话时,也觉得对自己表示很无奈和绝望。

    斯琴却笑了:“原来,你是到处流浪啊。这里是我的家,我的家就在这里的胡杨海,这里有一片胡杨,又有一片海子。你就别再走了,这里可好了。”

    秋恨水心想,我想走能去那里?茫茫后尘,滚滚沙漠,是不属于他以前那个江湖。

    斯琴见他一脸的沉默,又问:“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秋恨水此时才想起来,他到底是谁?自己也糊里糊涂,追寻根源的姓啥名谁?终究是一桩恨事,曾用过名的秋生,却使遇见过的红颜命薄,内心认为着都是他的过错。

    秋恨水继续沉默下去,斯琴却耐不住了:“你是不想说吧?没关系,你这样沉默寡言的,不如我叫你那慕汗吧。”,

    秋恨水一脸茫然:“你想叫什么,就是什么。”

    “你不高兴了?那慕汗在我们蒙语的意思是,不说话,沉默寡言。我看你这个样子最适合这个名字了。”

    为了不让斯琴失望,秋恨水努力的微微一笑:“好吧,若是你高兴,就叫我那慕汗,这个名字听起来也很挺好的。”

    “真的?我终于知道你叫什么了。”斯琴很是兴奋:“那慕汗?是我给你的名字。我去把药端过来给你喝。”

    斯琴刚转身,蒙古包门口有个声音响动,那声音不同于呼呼啦啦的风声,像是撕裂门帘的声音。

    斯琴叫道:“谁?是阿爸吗?”

    突然门扉被撞开,闯进来一个人来。那个人浑身穿着破烂的皮袄,满脸是花白胡须,头时秃顶的,一双脚也是**的。他慌慌张张的四处张望,嘴里咿咿呀呀地叫唤着,他眼珠在骨碌碌的转到坐在火炉上的药罐,惊喜的喊道:“这里有喝的。”

    奔上前端起来,也不管烫嘴不烫嘴,一张口全灌进肚子里。喝完后,张张嘴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斯琴喊道:“喂,喂喂。赤脚老怪,你怎么把我的药喝了。”

    那糟老头有黑乎乎的手擦擦嘴巴,笑眯眯的说:“小姑娘,这药的味道不错,我喝了暖暖身子。你知道吗,我从很远的路赶回来,又累又渴,喝了点你的药水就不高兴了。”

    “我……这是给病人喝的。”

    “难道我不是病人吗?我都快渴死了,渴死了就是病人,不对,那是死人。不过死人还活着时候一定是病人,对了,大多数死人都是病死的。”

    秋恨水听这老头说话疯疯癫癫,语无伦次,不知道是什么来头?

    斯琴说:“赤脚老怪,你见我大哥牧仁没有?”

    那老头锊了一下自己的花白的胡子:“牧仁那小子,我见了,好像是在王府里。对了,这个有个好东西送给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