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边塞胡杨风大漠孤烟直6
    那慕汗心里明白,此去敦煌也是凶多吉少。这几年来,他不再涉及江湖上的门派纷争,恩怨情仇。对自己的武功也是心灰意冷,疏于勤练。自小练得那些武功也逐渐生疏了。虽然在这期间,赤脚老怪三番五次地找他烦他,要他跟他学武功,那慕汗始终拒人千里。他不是没有动过心,只是,眼前这放牧的生活对他的心灵来说事极大的平静,在这边塞胡杨之外的草原聊去一生,也无遗憾,再说赤脚老怪疯疯癫癫,疯话连篇,他的武功造诣再高,跟着他学不走火入魔才怪呢。

    那慕汗早已习惯了大漠的生活,虽然这次他独自上路,但心里没有多少畏惧。虽然牧仁平时对待他,不如鹰叔夫妇和斯琴那样热情,周到。但牧仁也乐意他留在自个家里,这样有他帮衬这家里,牧仁也免受父母对他的唠叨,在外面闯荡也心安理得地图个自在。

    那慕汗踏上征途已是黄昏,时已入夜,他也不能有丝毫怠慢,怕耽误了时辰,误了牧仁的性命,不好向鹰叔一家人交代。但他又思付,牧仁此次去敦煌有何事干,又遭谁的围剿?这几年来,他很少打听道上的是非恩怨,心里也没底。他只是从巴图口里得知,他们是遭受一个女子的暗算,才被困在沙漠里,看来这女子本事不小。

    那慕汗再无多虑,到时候不管什么情况,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慕汗换乘则会两匹马,到了次日的黄昏时分,已到达了敦煌。翘首望去,前面有个客栈,客栈的桅杆上飘忽这一面旗子,上面注有龙门客栈的字样。

    那慕汗心想,既然到了,去客栈倒换一些食物和饮用水,顺便在打听一点消息。他叫了店家照顾一下马匹,自顾进了堂客,要些食物吃。店里的住客也不多,都是丝绸古道上来往的商客。

    那慕汗留心察看,客栈的店家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子,她八面玲珑地招呼着客人,看情形在这道上已经是熟人了。她见那慕汗一身蒙古人的装束,但说话却不像蒙古人有明显的鞑子口音。他只是要了饭菜,没定客房,看样是急着赶路。她疑心陡生,招呼地上前打探。

    “客官是急着赶路吗?天色都晚了,夜路不好走,这里有的是客房,住一晚上,养好精神,好赶路啊。”

    那慕汗心里一动,说:“月黑风高,贪食鬼出没,不得不走。”

    老板娘神色一变,细细考究了一番那慕汗,说:“兄弟是南方道上来的?你尽管放心,我这里只点灯不拔蜡烛。睡觉时给你枕头下压个用血侵泡过的石头辟邪,保证你万无一失。”

    那慕汗用了南方道上几句黑话,就引出了这老板娘的黑话。如此一来,打探牧仁的下落,必从这女子身上下手。

    “既然老板娘的好意,那我就要一件客房。稍后方便的话,过来说话。”

    老板娘**一扬,“好啊,我就喜欢你这样爽快的人。喂,黑子给客人准备上等的客房。”

    那慕汗看到老板娘一身的骚劲,心血难免喷薄起来。

    “你给上房,我可没银子给你。”

    老板娘笑道:“我老娘可不是只贪财,只要你人好,我免费。”

    那慕汗这几年经过沙漠风吹,草原雨露,饱经风霜,棱角越发的凸起,面目越发俊朗。虽然年过二十有余,脸颊嘴唇之间留有微须,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多了,怪不得惹得这如狼似虎的老板娘心潮澎湃。那慕汗没经过人事,怎么会看出老板娘的春意荡漾。

    老板娘亲自引着那慕汗到了客房,这客房看上去比较干净,宽敞。那慕汗放下行囊时,老板娘已给他铺好被褥,上前就给那慕汗解衣衫。那慕汗惊慌地躲闪:“你这是干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