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解毒云雨中流沙飞天舞10
    闭月看着淡定他神情,把碗里的酒也喝了,又斟了一碗,仰头一饮而尽。她起身拉住那慕汗,走到石床边,两人不由自主地做了下来。他们彼此看见对方的眼里都有跳动的火焰,吸引这彼此的情绪。

    闭月抱住那慕汗的头,热烈地拥吻着那慕汗的嘴唇,那慕汗也抱紧了闭月,迎合着闭月火热的口吻。闭月喃喃自语:“就让上天来安排,安排我们在一起。”

    那慕汗完全沉浸在深渊的情致中,他大脑明知如此的行为犹如畜生,但他的身体却不受大脑的支配,他的双手摸索着解开了闭月的衣衫,直到闭月光泽柔软的身体,完全的横在他眼前,他完全失去了理智,把头埋下去亲吻这世间稀罕之物。

    闭月欢快**着,她也是失去了理智,任凭那慕汗胡子拉碴的脸在她身上侵犯,那感觉刺破了她长久封闭内心深处的痛感,这样的感觉对她来说还远远不够。

    闭月抓住那慕汗双臂做了起来,她要解开那慕汗的衣服,她也要把他看个通透。那慕汗亲吻着闭月流着香汗的额头,任凭她脱掉着自己的衣服,直到他被脱的什么都没有,闭月把他按了下来,看着他结实,敞开的胸膛,直至滑到无底的深渊。

    那慕汗喘着粗气,眼神却很平静地盯着闭月的眼失魂眸。闭月翻身匍匐在他的身体上面,让他的毫无防备地jin ru她的神秘之地。她俯下来继续吻着他的嘴唇,脸颊,耳侧。她在他耳边说:“我要你,我这一辈子要定了你。你爱了我那么久,为什么突然就死了呢。现在你又活了,真正地在跟我一起快乐,我很快乐。”

    那慕汗一听,心里咯噔一响,她是不是把我当作别人了。但他此时情绪高涨,也无暇琢磨闭月的话语。只会配合着她尽情地畅游在云雾中,直到彼此飞上云霄,精疲力竭地相拥在一起,互相触动着对方的身体,感受着意犹未尽的温存。

    他们身体的温热,头脑却很清楚,眼神交织在一起时,又感觉都彼此的尬尴。他们明白,他们寂寞太久了,除了刀尖上血腥的发泄,还有身体上快感的发泄,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肆意地放纵也是一种解脱,尽管他们不确定,他们的感情有没有达到融合的境界。

    闭月用手碰着那慕汗胡子拉碴的脸颊,说:“你为什么不看着我的眼睛,我都是你的人了,你还在躲避我。”

    难道这就是闭月的以身相许?那慕汗茫然失措:“我不知道,我再次和你相遇,是如此的结果。”

    “难道这样的结果,你不欢喜吗?”

    那慕汗此时心里明白,他的身体能够和闭月黏糊到一起,不是出于他的感情,可能出于他对老鬼的话信以为真,用自己的热血为闭月解除她身上的合欢蛊,可是他这样的话说出口,闭月会信吗?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闭月知道那慕汗的沉默,是他心里不想说,还是他心里从来都没有她这样的人?其实她也不想知道答案,如果答案太直截了当,也许就没有他们身体如此交织的欢愉。

    “当我鄙视这世界肮脏,血腥时,已发掘我们已经很肮脏,血腥,这可能谁也无法逃避的宿命安排。你不回答我,是你不愿意欺骗我,我也是不想骗我自己。”

    闭月说着,张口在那慕汗心口上狠狠地咬了一口,那慕汗忍住了痛,起身发现闭月在他心口上留下了一排清晰的牙痕,像是绽放的一朵梅花。使他陡然想起了飞天镖局的香儿,是她曾经给他活下去的勇气。而身边这个人就是杀害香儿的人,他也曾经在心里发誓,要为香儿报仇,但与她一番翻云覆雨,他却把他的誓言抛掉九霄云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