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身陷色穴中功成烈酒通10
    那慕汗目送斯琴消失在山洞的尽头,他有些失落和迷茫。本来他打算安心在鹰叔家过一辈子,怎奈最近扯出来不少的事端。他养好伤以后,还能不能回到鹰叔家,他都不确定。若是回去,牧仁知道他还活着,必定还想方设法地从嘴里套出关于地下王宫的秘密。即使牧仁不敢当着鹰叔面威逼他,但那腾格尔王能放过他吗?

    那慕汗陷入深深地忧虑中,他长长叹口气,想着以后也许又飘零于江湖,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那样的日子不知又会惹出多少江湖恩怨?

    他苦笑道:“想那么多干嘛。既然有人救我,自然这个人不会对我善罢甘休。我答应了斯琴,我不能不让她失望,她是多么好的一个女孩啊。”

    一想到斯琴对自己关怀备至,那慕汗心里泛起一丝甜甜的温暖,在这温暖的感觉中,他渐渐的沉睡在迷梦中。

    等他再次醒来时,又感觉到有人在他脊背上擦药,伤口处不再是像昨日那样刺激地疼,而是清爽温和,怪不得他睡得如此香甜也觉察不到。

    那慕汗睁开朦胧的双眼,看清给他擦药的仍然是斯琴,而不是在他梦中反复出现的忽冷忽热的黑夜罗刹。

    “这已是第二天中午了。大哥哥,你睡得好沉,我把药熬好了,也不见你醒,只好给你擦了。”

    那慕汗唉叹道:“我怎么会睡这么沉?如果有人来杀我,我就得了睡死鬼了。”

    斯琴温柔笑道:“怎么会呢?就算你昏睡三天三夜,也不会有人发现你在这里。”

    “这是什么药?感觉很舒服,跟昨天怎么不一样?”那慕汗问。

    斯琴答道:“昨天那药是用酒熬成的,里面有许多虫子,药性霸道,擦到伤口上自然很疼,不过疗效挺好的。看你脊背上的伤口都开始结疤了。今天这个药是用雪莲花熬成的,里面还掺了其他草药,是止疼的。待会儿,再用药酒给你擦伤口,一点都不会疼。”

    那慕汗一听斯琴用雪莲花给他擦伤口,他知道雪莲花在草原上难得药品。疑惑地问:“雪莲花是从那弄来的?”

    “这个……你别管,只要你伤口好的快,我做什么都愿意。”

    斯琴支支吾吾,那慕汗更是疑心:“你是不是把你家里的雪莲花拿来给我用了?”

    斯琴咬着嘴唇不啃声,那慕汗心里明白了。他见斯琴眼里有泪水打转,知道斯琴从他眼里看见了他气恼,委屈地都要快流泪了。那慕汗心里一软,温柔地说:“妹子,我知道你为我,但这点疼我还是能挺过来的。你把雪莲花给我用了,你阿妈犯腿疼病的时候,拿什么止疼呢?”

    斯琴说:“我阿妈在天冷的时候才会腿疼,这时候还没冬天,暂时用不着雪莲花。等快到了冬天,我们在去雪山上采摘雪莲花。”

    雪莲花生长在冰崖雪峭上,而且四年才开一次花,极不容易寻找。鹰叔凭着多年在上雪山的经验,靠运气才寻见两三朵雪莲花,储藏起来供大婶腿疼时用,谁知被斯琴拿来给自己用了,心里很是愧疚,但又不好再斥责了斯琴,她也是为了自己的伤口尽快好起来,才冲动地做了傻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