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悬崖百丈冰风行逐剑影4
    松枝对宝剑,这是怎样的较量?那慕汗被深深地吸引住了。玉凌风手捉松枝,站在天池边一块一尺见方的光滑的石头上,屹立不倒;郭雪剑挥舞长剑,围绕着玉凌风转圈,剑光霍霍,指向玉凌风的身体,玉凌风屈身弯腰,松枝在他的手掌中如灵蛇一般,蜿蜒曲行,啪的一声,打在郭雪剑的剑身上,挡开了郭雪剑的长剑。

    不管郭雪剑剑法如何变幻,始终躲不开玉凌风松枝的有力的反击。最奇妙的是,郭雪剑的剑招如疾风骤雨,越来越快,连观看的那慕汗的眼光都跟不上,但玉凌风依然不紧不慢,在郭雪剑的虚实的剑招之间,总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地,瓦解了郭雪剑密密匝匝,精心编织的剑网。

    突然,郭雪剑翻身转向水面,水面上刚结了薄薄地冰层。他的长剑花开冰层,挑起一丈多高的冰水,形成一道弧形,剑随冰水的轨道刺向玉凌风。

    只见玉凌风依旧岿然不动,着手松枝接住冰水的势头,引导的冰水划向身后,郭雪剑的长剑也随着玉凌风松枝的引力,刺向玉凌风的身侧,郭雪剑抽剑往外翻身,才挣脱了玉凌风的束缚;而那道冰水从玉凌风身后转了回来,哗啦啦地落入原来破裂的水面。

    郭雪剑站在岸上,垂头丧气地说:“师父,都两个多时辰了,我还过不了你这一关,我什么时候才能下山报仇。”

    玉凌风叹口气,挺身飞跃到岸上,拍拍郭雪剑的肩膀说:“你的心不在武功上,老想着报仇,这怎么行?”

    郭雪剑高声道:“我不想着报仇,在天山呆这么多年到底为什么?师父,你也知道我母亲多么爱我,却突然无辜地离开了人世,我怎么不难过,不愤怒。她在天之灵一定看着我,我却无能为力,我活着还有什么用?”

    看着郭雪剑愤懑的神情,玉凌风也只能平静地说:“剑儿,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知道吗,你的仇人有多么厉害,多么狡猾,你还年轻,你斗不过他们的。你的武功和剑法如今行走足以独挡一面,但仅有这些是不够的,等你经历了世间是非善恶的历练,你才能看透人心,少走弯路。”

    “师父,你别说了,我答应你在天山跟你学艺十年,十年以后不管怎样,我都要下山寻仇,哪怕是碰的头破血流,我也无怨无悔。”

    玉凌风知道这孩子很倔强,跟他母亲的性子一样的,认准什么事很难回头。

    “我知道,不管我该怎么做,时候一到都无法挽留你。不过只要你一天在天山,都得听师父的。”

    “师父,我明白,在你眼里,你永远把我做小孩子,但我总会有长大的一天,那一天我会耐心等来的。”

    郭雪剑绝傲的神情散发着盛气凌人的戾气,在玉凌风的心里翻腾着五味杂陈,待他一下山,那就是脱缰的野马,谁能驯服他呢?

    “好吧,到了你长大的那一天,为师也很高兴。现在,再把那路剑法练一遍。”

    玉凌风一转身,纵身一跃,又停在那光滑的石头上;郭雪剑也不甘落后,紧随其后,没等玉凌风站稳脚跟,一飞冲天刺向玉凌风背后,玉凌风身后像是长了眼睛一样,脚尖刚着石头上,身子一个旋转,手中松枝啪的一声,就打在郭雪剑的长剑上。郭雪剑随着玉凌风的劲力,从玉凌风的侧面滑了出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