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悬崖百丈冰风行逐剑影8
    一个是须发飘然的老者,身着黑色的棉袍,神情风霜淡然;一个是面目俊朗的僧者,身着灰白色的僧袍,眼神郁郁寡欢。随着他们渐渐驰来,那慕汗看清楚了那个年轻和尚,是他在江南黑风林见过的李文亮,也是他的二叔,只是这个二叔并不清楚他的身世。

    等到了坟前,两人从马背上跃下,缓步走向山丘,他们看了一眼那慕汗,那老者向那慕汗抱拳行礼道:“我听这小姑娘说,是你这个小兄弟安葬了这两位老人,老夫在这里谢过。”

    年轻和尚也双手合十行礼:“阿弥陀佛,多谢施主惠施恩德。”

    那慕汗连忙还礼道:“两位前辈多礼了,我遇见赤脚老怪时,这马老头已经过世了,是赤脚老怪安葬了他。赤脚老怪过世后,我把他们并葬在一起。我听赤脚老怪说过,他曾经传授过一个弟子,年纪和我相仿,想必是这位圣僧了?”

    年轻和尚说:“那还是我少年的时候,蒙德两位高人传授过武功,如今我已遁入空门,法号智空。”

    智空和尚说完,就跪在坟前,开始念往生经,那安定祥和的神情跟他年轻的容颜似乎沉淀在深深的思想中。

    那老者说:“这儿的马老头是我的岳丈,赤脚老怪让人带消息给我,我岳丈溘然长逝与塞外,等我们得到消息匆匆赶来,想不到赤脚老先生也驾鹤西去,人生无常,相逢无欢。”

    那慕汗心里也五味杂陈,眼前智空和尚在他心中是亲人,见他沉浸在吊念的经词中,一时四大皆空。那慕汗心想,此时和他相认又有何意义,不如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但那老者一直盯着那慕汗的容颜,越看神情越疑惑:“你也是从中原来的。”

    没等那慕汗回话,斯琴嘴快:“是啊,我大哥哥是中原人,在草原里生活了五六年了。”

    老者又看了一眼智空,说:“你俩面目倒是挺像的?”

    斯琴也瞧瞧智空和尚,惊讶地说:“是啊,大哥哥,这个和尚跟你像是哥俩。”

    那慕汗轻声斥责:“斯琴妹子,别乱说话。”

    斯琴刚忙吐这舌头说:“大哥哥,我忘了你的叮嘱,我以后不会跟陌生人乱说话了。”

    智空和尚念完一段经文,起身向那慕汗说:“阿弥陀佛,施主是谁,我在马背上已认出你了。我已出家,无缘相认也是情理之中。可这位可是你祖父,你身在塞外多年,认祖归宗可不敢忘。”

    那慕汗望着那老者,惊讶地跪在智空和尚面前:“侄儿没及时认亲,望叔叔归罪,可是……”

    他望着那老者,神情疑惑,老者也是神情惊讶:“他是谁?”

    智空和尚说:“那年,在黑风林混战后,他就就悄无声息的走了,到我还记着他。后来听我姐说,他是我兄长和迷花宫付玉敏的儿子。(读者可参考此书前传《喋血剑影录》。)你知道吗,你父亲和我,还有东海派的江海天,是同母异父。你眼前是你的祖父,洞庭湖月亮岛上钟镇江。”

    那慕汗心有惭愧,含泪道:“是我不孝,给祖父磕头了。”

    他拜在钟镇江面前,咚咚磕了三个头。钟镇江惊喜交加地扶起他:“真是想不到,在有生之年,还能遇见我的后人,。好孩子,快起来。”

    智空和尚说:“你父亲虽然对不起你母亲和你,但毕竟是你的父亲。我知道当初兄长意外地命丧在你手中,那也不是你的错,你何苦要逃避于此。每年到他的忌日时,我都会在小寒山,在我兄长一家人墓前,等你归来,但都等不到你的身影,不知你漂泊何方,生死如何,让我好生挂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