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悬崖百丈冰风行逐剑影10
    那慕汗从心底来说,从来不想跟这个少年争强斗狠。当初在天山,玉凌风祝福他,郭雪剑要跟他逼斗,适当的谦让,免得挫败了郭雪剑的年少气盛的锐气。而此时,那慕汗也暗下决心,郭雪剑非要跟他斗狠,那只有斗剑,只要在剑法上时时地输了他,时间已久,他也索然无味,不会再来纠缠自己。

    可他这个想法,郭雪剑并不领情。他说:“你跟那赤脚老怪师徒也罢,兄弟也罢,总之你是他的传人,凡是得罪过我师公的人,我是不会把让当作朋友的。日后时间还长,我会时时地来找你算账。”

    那慕汗苦笑道:“我不过是一个牧民,你跟我怎么斗都是无益的。我练功,一是不愿意辜负我赤脚老怪的意愿,能否按他的意思独创一套剑法,二是我对武学还没完全死心,武功而言用好是惩恶扬善,用错了就是为祸江湖,残害善良。”

    郭雪剑一听,神色一下兴致盎然:“好啊,你这话我倒是愿意听。你能独创一套剑法,能跟天山剑法抗衡,我倒是很有兴趣恭候你成功。”

    那慕汗很无奈的望着四周的天色,他想这少年和赤脚老怪一样都是武痴,着迷于跟别人争强斗狠。想当初,赤脚老怪为什么不收着少年为继承他武功的后人,那他该省多少心思,偏偏选择我这样的不中用的人。

    “天色快亮了,我们回去看看你师父吧。我好长时间没见玉大哥了,挺想念他的。”

    郭雪剑哼道:“你跟我称兄道弟也罢了,还跟我师父称兄道弟。我以为牧民都是心思单纯之人,你这人也不简单呀,喜欢乱辈分的套交情,我呸,我鄙视你。”

    说着,郭雪剑掉头就走。那慕汗并在乎郭雪剑的辱骂,只当他是小孩子性情:“唉,郭兄弟,你去哪儿?”

    “我不再视你为朋友,你管得着我去哪儿。”

    眨眼间,郭雪剑消失在茫茫的晨色中。那慕汗也只能摇头苦笑道,这孩子的脾气都被谁宠坏了?

    那慕汗回到家,见玉凌风睡在他蒙古包里,他轻微的动静吵醒了正在酣睡的玉凌风。玉凌风翻身起来一看,笑道:“哎呀,倒寒春的天气还是很冷的,不过你帐里听暖和的,咦,剑儿没跟你一起回来?”

    那慕汗连忙从火炉上倒了一碗热奶茶端给了玉凌风,叹口气说:“他知道我和赤脚老怪的关系,还知道赤脚老怪偷了释然禅师的宝剑,跟我翻脸了,说不会来我家的。”

    玉凌风喝了一口奶茶,苦笑道:“由他去吧。也许他在天山呆的太闷了,这次硬是求着我带他下山,我也是想让他看看这外面自由的世界是否适应他自由的心,只要他遭遇了挫折,他就会安心回天山继续练剑。”

    那慕汗拿起玉凌风的棉袍,披在玉凌风的身上,说:“玉大哥的意思我懂,可能我让你失望了。你的徒儿剑法实在高明,我无法给他挫折。”

    玉凌风盯着那慕汗说:“我跟你一见如故,你何必自谦呢。你现在内功在于我徒儿之上,你有如此深厚的内功,还怕修炼不出一套精妙的剑法。我徒儿那些气话,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我师父释然禅师是铸剑大师,他所铸造的每把宝剑,都用尽了心血。也经常有人上山求剑,求不上的就去偷。若是偷走的,我师父从来不去追究,他老人家说,凡是能从天山偷走的铸剑大师的剑,必定是有本事的人。喜欢剑的人才会冒险去偷,他必然视剑如命,值得赞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