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同仇生死诀玉掌血石印5
    张本良告诉你那慕汗,他们祁连山的帮派的一些联系信号,自己断后保护落雁和白灵,不紧不慢地跟着落雁她们的马车。让那慕汗先走一步,尽快赶到京城和黑鹰罗刹取得联系。他们分开走也许是为了扰乱血石门安插在各处的眼线。

    那慕汗依旧是蒙古人的一身打扮,曾经经过一番祁连山后九天的经历,那慕汗深信张本良心思缜密,他的安排都在他计划之中。那慕汗感觉到,落雁刺杀白宝山后,一直没有和血石门联系,她只想一心避开所有的人,但她听说了洛阳凌家遭了灭门之灾,她才出现在洛阳,也许她也被洛阳血石门的眼线盯住。血石门得知白宝山没有死的消息,才没有对落雁打草惊蛇,因为他们相信,白宝山还会与落雁见面。至于白宝山和碧眼王是不是一个人?那慕汗也是狠迷惑,是不是张本良故意挑拨白宝山和郭雪剑的父子关系?

    那慕汗快马加鞭,一天半的时辰就到达了京城。他刚踏进城门,看见有有四个人拉着围着一堆马匹那些马背上都拖着货物,货物袋子袋子上挂着一片烂布,烂布上面绣着一直老鹰的头,那绣像模糊不清,若不是眼尖还真是发现不了。

    那慕汗上前问道:“劳驾,请问你们这袋子里装的是鹿角吗?”

    其中一个汉子上下打量了一番那慕汗,迟疑地说道:“不是,你这个鞑子可看走眼了。”

    那慕汗不以为然又问道:“既然不是鹿角,那就是鹿茸,这可是上等的药材,是不是给药王堂送的货,我也经常给那药店送些我们鞑子的药材。”

    那汉子一听那慕汗如此一说,向周围环视一周,低声说道:“那只黑鹰已到京城,她在北郊的法门寺。”

    那慕汗听了后只是点了一下头,以表领悟。他找了一家饭馆,随意吃了一些,就起身赶往法门寺。

    法门寺香火不断,来来往往尽是进香的人,热闹非凡。那慕汗在寺外转了一圈,也没见黑鹰罗刹的那匹棕红色的骏马。他只好放开自己的黑骏马,返身回到寺院,他专捡偏僻的地方走,转了几个房间也看见黑鹰罗刹的身影。他远远地看见有一个背着干柴的小和尚,上前施礼道:“小师傅,我想找一个穿着黑色衣衫的女子,你可见着?”

    那个小和尚闪着亮晶晶眼睛,伸手指向北,说道:“在后面的柴房里,跟大师父在一起。”

    那慕汗感谢后,走向后边的那个柴房。他走近柴房,见柴房的门大开,房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有黑鹰罗刹跪在地中央,双手合十在哪默默祈祷。而门口外有应老僧,坐在一张留条编制的椅子,轻晃慢摇的闭目养神。老僧神色安详,头顶上长出花白的寸发,看上去有六十多岁了。他听见那慕汗走路的动静,只是微微眯了一下眼睛,慢条斯理地问道:“施主有何贵干?”

    那慕汗想黑鹰罗刹看了一眼,说道:“我是来找她的。”

    那老僧轻轻地哦了一声,继续闭目养神地缓慢说道:“你的尘缘未断,难入空门。当初玉竹自小出家,七岁在法门寺进修,也无法定性。有朝一日,他踏入红尘,倾情红颜,不惜以缘度恶,以命赌情。如今,你又来步入他的后尘,其结果都一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