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同仇生死诀玉掌血石印6
    那慕汗听黑鹰罗刹如此分析,觉得白宝山这号人物不简单,既是他不是碧眼王,和跟血石门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要不然以他这样精明的商人,又有如此的地位,怎么觉察不到他身边女人的来历和动机?

    “看来白宝山跟碧眼王不是对手就是同党,他们彼此都很清楚对方的目的,才会互相利用彼此的招数来挟制对方。”那慕汗说道。

    黑鹰罗刹说:“他们这样的关系,就跟当初我爹李天翼和碧眼王的关系,最终鹿死谁手?那就拭目以待了。我既然来到京城,就决定跟碧眼王来个了断。所以我在明处,你在暗处,张本良打外围,就可以迷惑血石门对我们的觉察。”

    那慕汗说:“这就暗合了张本良的计划。”

    黑鹰罗刹哼道:“本来我不太信任他,可是从西凉一路来,都是他的人给我打暗号,让避开了血石门的耳目,才不费周折回到京城。既然他有这样的诚意,我也无话可说,只能和合作才能对付得了血石门。”

    那慕汗问:“如今我和你都在京城,下一步该怎么行动?”

    黑鹰罗刹说:“我去引血石门的人出来,你跟着他们的行踪,打探到碧眼王在什么地方。碧眼王得不到血玲珑,他不会和我正面交锋。”

    他们休憩片刻,黑鹰罗刹就先走了。快到午夜时分,那慕汗才按黑鹰罗刹告诉他的路径寻了过去。直到一个四合院的宅子,只见面向南正中有个房间灯火闪亮。那慕汗悄然无声的飘落到后窗,用食指沾了吐沫湿透窗户纸,只见房间里有一个面皮白净,神色惶然的中年人再唉声叹息地自斟自饮,看那富态的气势似乎像富贵之人,难不成这个人是白宝山?

    这时,从外间走进一个身体丰满的女人,她似乎刚刚沐浴过,湿漉漉的长发顺滑地披在肩上,一字眉一直被画入鬓发,一对桃花眼似笑非笑,尽是风情万种。身上穿着宽松鲜红的睡袍,相衬这烈焰红唇,散发着诱人的魅惑。

    这女人说道:“她不就是来找你吗?又没把你怎么样,看把你吓得紧锁眉头。来,我陪你喝,以解千古愁。”

    那中年人瞪了一眼:“我曾竹言落到如此地步,怕的人多了,再多几个人也无所谓。可是我还没享受够人间繁华富贵,就无缘无故丢了性命,真是不甘心啊。”

    那慕汗听此人自保姓名,他就不是白宝山。白宝山诈死后销声匿迹,怎么会轻易让人找到?自己的想法也太容易出错。

    那女人笑道:“今朝有酒今朝醉,何必在乎明朝有酒无酒。我倒是想会会这个闭月,可惜我还没回来,他就走了。”

    曾竹言冷笑道:“你在笑什么才几年,就敢这样大言不惭。李闭月可是尊主亲自教出来的门徒。她能从尊主的眼皮子下把血玲珑掠走,十年来,有多少血石门的好手在她的手下不是死的死,就是残的残。你没碰上她算你运气好。”

    那女子撇撇嘴,不屑地说:“看你们一个个把她说的超能无敌,我可不信这一套。尊主也亲手教我武功,我不信她的能耐大上天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