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同仇生死诀玉掌血石印7
    曾竹言和羞花已纠缠相拥地倒在床上,相互间颠鸾倒凤,云里雾里。羞花扭捏着柔软的腰肢,顺手脱掉曾竹言的仅剩的衬裤;曾竹言在羞花的身体下仅用一只手抚摸着羞花浑圆晃动的胸器,使得羞花在他的身上浑身**,压着他的下体使他的情绪膨胀地无处发泄,只能拼命地抓紧羞花的胸器,不至于在羞花的攻势下败下阵来。

    那慕汗躲在后窗外,静下心来等里面的人完事后,看他们还谈论些什么。没有持续多久,只听羞花说道:“看你这么心急,我以为你很能干,怎么这一会儿消停了。”

    曾竹言喘着粗气,说道:“年纪大了,身体也垮了,再补多少药也持续不了多久。看来我要歇一阵子,养精蓄锐再和你共赴巫山**。”

    羞花冷笑道:“什么养精蓄锐?一看见我就往我身上扑,还振振有词说什么把以前失去都要补回来,不就是我的第一次你没得到,就如此念念不忘。如今你是有这个心,没那个力了。”

    曾竹言叹道:“当初死红颜祸水,终究我还是趟在你这条河里。算了不说以前的事了。时候不早了我们睡吧。”

    羞花见曾竹言裹上被子就要如梦酣睡,她锊住曾竹言的胡子,说道:“我已经犒劳了你,你想这么睡了,没那么容易。我来问你,那个闭月来找你,就这么容易饶了你?”

    曾竹言说道:“她的目标是尊主,把我杀了又能怎样。可是尊主根本不会见她。”

    羞花感到疑惑:“尊主为什么不见她,难道怕她不成。”

    “她跟尊主有杀父之仇,他们一见面非杀个你死我活。但是还没能从闭月哪里找回血玲珑,还不能斗个两败俱伤。”

    “你老在我面前说起血玲珑,有不让我在尊主面前提起血玲珑,那血玲珑究竟为何物?尊主那么看重这个东西?”

    “我们血石门十年以来,灭了不少门派,杀了不少人,都是为了这个血玲珑。你虽然是尊主眼下炙手可热,但不能问就前晚别乱问,免得小命不保。你看看我这条手臂,就是当初灭飞天镖局时,我的门派混进来陌生人,放走了人。尊主一怒之下把我手臂看下来。我为血石门出钱出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既是没有苦劳也有疲劳。可是尊主一点都不念我的至诚忠心,把我砍成残疾人。尊主这还不放过我,怕我心怀怨恨,逼我抛弃四川的三妻四妾,舒适豪华的家,住在这个冷冷清清的宅子里,还不让我抛头露面,跟坐牢有什么区别。幸好我当初及时把你从益州府的大牢里救了出来,推荐你当了尊主的门徒,你也给争气,受到尊主赏识,还安排你跟我住在一起,我才不至于度日如年。”

    羞花抚摸着曾竹言的圆滚的肚皮,娇笑道:“所以,我这一辈子感激你,才不嫌弃你的年老色衰身子,身上还这么多肉,不过你的皮肤还很白皙润滑,不至于让我感觉到恶心。”

    曾竹言哼道:“十年前我可对你一点念头都没有,想都没想就把你嫁了。谁知道没半年,就把你的第一任丈夫给悄然无息的毒死了;没办法又把嫁了一次,这次是更有钱的地主家,这家可是单传三代,独苗一个,不到三个月,你就杀了第二任丈夫,还有爹娘。这回你可吃了杀人的官司。官兵把你抓了起来,你还供认不讳,连前一任丈夫被毒死的案子也招了。我本来想花些钱财疏通关系,把你救出来。但你的案子实在影响太恶劣,引起公愤,知府只能判你死刑。我只好从叶锦天哪里求些龟息散,暗中让你在牢里喝了,使你暂时失去气息,让你假死瞒过官府。官府的人也很精明,竟然派人忍监视你知道下葬后才相信你真正的死了。直到两天后我才敢把你从坟墓里挖了出来,隐姓埋名的把你带到京城。没想到尊主一眼看中你这样杀人的胆色,欣然接受你成为血石门的杀手。你也没有让尊主失望,也保全了我在血石门的长老地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