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同仇生死诀玉掌血石印15
    谷寒风见到那慕汗吃惊地质问,不由地往后退了几步。如果眼前这两个人真要身上的血玲珑,就算他现在身上没有重伤,任何一个人的武功都会轻而易举地拿下他。

    那慕汗捡起地上的寒光剑,插入谷寒风的剑鞘里,说道:“你不必担心,我们不会害你的。只有血石门的人才想要你身上的血玲珑。我从你凌厉的剑法中也看到你这些年来,一直都藏身于东海。”

    谷寒风此时仔细地看着那慕汗,心也放松警惕,说道:“你和东海派有关系?”

    那慕汗说:“我和东海派掌门人江海天颇有渊源。”

    谷寒风说道:“原来如此,我看你跟江掌门人长相颇有相似。当初我逃出血石门的围攻,但断了一条胳膊。他们一直把追杀到了海边,见无路可走时,我宁可玉石俱焚,也不能把师父交给我的血玲珑拱手相让。我抱着必死的信念跳崖投入茫茫大海,也许师父在天之灵保佑了我。我在海上漂流了两日还没死去,是东海派的人救了我。我已经是半死不活的人,只能暂居在东海派的重阳岛上。我自知武功低微,无力跟血石门的人抗衡,只好求收我为徒教我武功。可是江掌门声称他毕生不会收徒,但在我再三恳求下,他说只要我安心生活在岛上,忘记江湖恩怨,可以传授了我一些剑法。为了报仇,我只好选择权宜之计,答应了江掌门的条件。东海派的剑法无力无穷,我刻苦修炼。在岛上这些年我无时不刻地惦记这师门血仇,此生不报此仇,我还有何脸面苟活于世。我以为东海剑法已经练到顶峰,才私自出海回归江湖,怎能几个月下来,遇见你们,我才明白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我这点武功简直是微不足道。”

    张本良说道:“你不必妄自菲薄,灰心丧气。不论谁的武功再高,一味地蛮干终究会陷入仇恨的泥沼,无法自拔。只要我们团结在一起,血石门终究会自取灭亡。”

    谷寒风还琢磨不透眼前这两个人的真正的身份,还不能建立真正信任关系,但眼下他身受重伤,不依靠他们恐怕连京城都走不出去。

    张本良见他还有所迟疑,指着那慕汗对他说道:“我知道你还不相信我,连他现在都不会完全信任我,可他还是有胆量跟着我。我要是想得到你身上的血玲珑随手就能得到,这不是威胁你,只是不想看着你鲁莽行事,白白送了性命。”

    谷寒风看向那慕汗,那慕汗曾经向他坦白经历了飞天镖局的惨案,此人武功似乎还比张本良高一筹,如果他是血石门的人,自己在怎么也逃不出他的掌心,还不如将计就计,跟着他们,看他们还会有什么手段?大不了找个机会跟他们来个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那慕汗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都在一条船上,谁一旦失手了都会倾舟而覆。”

    张本良似乎也看出了他的心思,说道:“我知道你想孤注一掷,不过日久见人心,你总有一天会明白我们的苦心。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和你在一起的郭雪剑现在哪里?”

    谷寒风虽然和郭雪剑又一层师侄关系,但是他们并不是一路上搭伴来到京城,而他到了京城才遇见的郭雪剑,而且马清风藏在皇宫里的消息也是郭雪剑从一个女子口中打听出来的,当时他就盲从地跟着郭雪剑和那个女子潜入皇宫刺杀马清风。谁知道那个女子武功太弱,没几招就被东厂的人掠走了,郭雪剑为了救那个女子,和他在皇宫里失散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