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龙虎斗京城帝狼啸明月14
    张本良走到货架前,仔细地看着货架上器皿里鲜活的人头。那几个人头泡在药性弥漫的药液中,须发,皮肤,五官清晰,就像是被刚刚从项上割裂掉,被清洗干净摆放在这里,供人瞻仰。

    郭雪剑看得惊心动魄,问道:“这都是谁的人头,怎么会保存的这么完好,究竟做什么用?”

    张本良停在一尊空器皿前,这器皿里面没有人头,只有透明稀薄的药液。他盯着那个空器皿有些黯然神伤,他说道:“前几天,我爹的人头还在器皿里面,他老人家的头颅在这器皿里整整被泡了十年。当有人拿着他人家的头颅放置在张海端的面前,不言而喻地威胁张大人。当时我见到他老人家的苍白,鲜活的头颅,我多年的压在心底的悲痛终于放声大哭。你知道我有多恨吗?我就要出去追杀那送人头的人,却不张大人拦住了,说我即使杀了送人头的人,也没有真正给我爹报仇。”

    郭雪剑一听,不由地向那些鲜活的人头寻去,只见这几个人头都四五十岁年纪的男性,几乎都有蓄着胡须。他来来回回巡视几遍,也没看到他记忆的印象。

    张本良说道:“你不用费心思再找了,你的外公的人头没在这里,他的人头还不够血石门的级别。这里都是级别高的官员和富甲一方的豪绅,如果你爹被血石门杀了,他的人头就会摆放在这里。”

    郭雪剑说道:“血石门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企图是掌控朝廷吗?“

    张本良说道:“是有人掌控了血石门,让血石门清除威胁到他的政敌,而那些地方富豪无辜遭到灭门,是暗中抢夺了他们的财产。血石门不管暗里明里每年收受从地方到朝廷大大小小的官员的保护费和买官炮官的贿赂不低于肃靖王向朝廷缴纳的超纲。”

    郭雪剑想了一会,不解的问道:“既然肃靖王积攒了如此大的势力,为什么不迟迟动作?他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大举造反,登上他那蓄谋已久的皇位?”

    张本良哼道:“本来他十年前,趁新帝刚刚登基,根基不稳时,想暗中让新帝不明不白的暴毙,可惜血石门的内部出现了内讧;而站在他立场的官员也非常少,以他的威望和势力不足以震慑到整个朝廷;最重要是他那时想拉拢一个人为他所用,那人不答应就大打出手,最后两者两败俱伤,肃靖元气受到严重的损耗,一时无法康复,如果再战沙场,恐怕命不久矣。这么多年来,他边在凉州抱病修养来迷惑朝廷,暗中却始终是伺机而动。”

    郭雪剑想起之前他和肃靖王种种事情,肃靖王每一步都是在利用他年轻旺盛的身体来恢复自己的功力,原理肃靖王还是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

    想到这里,郭雪剑气愤难当,挥手就要打破他眼前那个器皿。张本良连忙拦住他,河道:“你想干嘛?”

    “我要把这些器皿都砸了,放了这么多人头太残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