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血色明月风断肠离天恨2
    沉鱼看着叶锦天消失的背影,只是轻轻地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返身回到客栈。

    那慕汗又起身飞跃到二楼,看见沉鱼缓步走向三楼的一个客房。那慕汗以最快的速度,上了三楼,脚勾住房檐,倒挂金钟的姿势荡漾在那间客房后窗户前。他用手指在嘴里蘸了一点吐沫,轻轻地戳破窗户纸,只见房间里烛光昏暗,映衬在沉鱼俏丽的脸庞。

    沉鱼倒了一杯酒喝了下去,似乎要暖一暖身子。她怔怔发呆的样子,不知心里琢磨这什么?

    那慕汗心想,张本良不是说沉鱼和白宝山在一起,怎么没见白宝山的人影?他正在纳闷,目光不由随着沉鱼的眼神转向一张帷幔遮掩的床笫。透过帷幔床上似乎有个人正在酣睡,难道那个人是白宝山?

    只听沉鱼轻叹了一声,走向床边,掀开帷幔,躺在那个人的身边。那慕汗见她要安睡,也没什么可打探的消息,感到无趣之极,正要准备离开,突然那个人鼾声终止,翻了个身子,呢喃道:“你身上怎么这么凉?是不是出去了?”

    “嗯!是叶锦天来找过我。你这么会睡这么香,也不怕把你出卖给碧眼王?”

    那慕汗一听沉鱼提到碧眼王,断定那个人就是白宝山。只听那个人说道:“来让我抱抱你。别怕,有我在。”

    白宝山把沉鱼搂在怀里,沉鱼翻身直视这他说道:“你就那么相信我?”

    白宝山笑道:“你也相信我呀,不然你怎么会跟着在江湖上颠沛流离这么久。只要有一个女人死心塌地地跟着我白宝山,我死了也值得。”

    沉鱼贴着白宝山胸口,说道:“我这个命是你给的,人也是你的,我愿意和你生死相随。”

    “你看今夜月色这么美好,说什么死不死的,真是折煞了温柔的风景,既然睡意全无不如饮酒赏月如何?”

    那慕汗感觉到白宝山话锋一转,似乎有什么深意?房间突然亮起一盏明灯。

    “外面的朋友,挂在那里时间长了,也忒难受吧,如不进来喝杯酒。”

    那慕汗一分神,白宝山就坐在酒桌旁,此人武功不可小觑。

    那慕汗轻轻一掌,拍开窗户纵身jin ru房间。只见白宝山只穿着贴身白色绸缎内衣,安然坐在酒桌旁,正往酒杯里斟酒;沉鱼刚从床上下来,从屏风上拿下意见外衣穿在身上,又拿了件湖蓝色段子外袍给白宝山披在身上。

    白宝山也没想到,进来之人是一身蒙古袍的打扮,脸面白净,但是胡子拉碴,倒是有七分像是蒙古人。

    白宝山说道:“在外面偷窥别人的床事,可不是君子所为。来,先喝一杯,去去寒气。”

    说着自己先干为敬,那慕汗毫不畏惧坐下来,也喝了一杯酒,说道:“你儿子四处寻找你,他竟然想不到,你也在京城?”

    白宝山和沉鱼对望了一眼,沉鱼问道:“你不是血石门的人?”

    那慕汗哼道:“你以为我是血石门的人?不会在酒里给我下毒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