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血色明月风断肠离天恨3
    沉鱼泫然泪下,哽咽道:“我从来没有想过,姐姐还活在世上,而且十年前还和我相遇过,姐妹相见却不得相认,而且还成了永别,我这一生就是个笑话。在当时,是闭月杀了我姐姐,是不是?就是她,在凉州的桃源居出现过,我以为看花了眼,原来横行敦煌大漠的黑鹰罗刹就是闭月。她向来狠毒,当年向我下黑手,从未顾忌到同门姐妹的情谊,她怎么会轻易的放过我的……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沉鱼已是泣不成声,倒在白宝山的怀里已经哭出声来;白宝山拍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道:“这都是天意弄人,节哀顺变,别哭坏了自己的身子。”

    那慕汗看了白宝山一眼,心想他还不知道他的另一个老婆落雁有了他的骨肉,要不要告诉他落雁的实情?

    白宝山见那慕汗神色古怪,似乎有话要说却不便张口。他问道:“十年前的飞天镖局的灭门之事,你就是当时目击者,还能让人相信你跟血石门没什么瓜葛?”

    那慕汗说道:“所有知道我经历那件惨案中的人,都不会大相信我会置身事外,不管别人如何怀疑,我都坦诚相待,问心无愧。血石门灭了飞天镖局后,他们又互相惨杀,碧眼王杀了闭月的父亲李天翼,所以这十年来黑鹰罗刹与碧眼王相杀不断,无非是为了欲壑难填的权利。哼,李天翼能死在碧眼王的手下,也跟沉鱼脱不了干系。”

    沉鱼脸色虽然挂着泪珠,听了那慕对她质疑,神色极为尴尬地从白宝山的怀里脱离开来,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

    白宝山关心的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沉鱼摇摇头,对着那慕汗说道:“我姐姐死的时候,有什么话留下来吗?”

    “有,这也是我最痛心的事。”

    那慕汗神色有些黯然地说道:“她由于跟飞天镖局的叛徒马清风有些感情瓜葛,她很自责的认为是自己害死了飞天镖局那么多人,她不希望让我给她报仇;其实当初我也没有能力给她报仇,我追杀闭月直到大漠深处,如果不是一个蒙古大叔救了我的命,估计我早已命葬流沙之中。你姐姐叫香儿,她唯一的愿望要我凭着这支梅花簪子,还有留意别人衣领上的腊梅刺绣,说这样就会找见你。我以为就凭这样单一的信物来寻找你,无疑是大海捞针。想不到机缘巧合,真的还找见了你,而且你还活的很好。我该说的话都已经说了,就不便打扰你们了。”

    白宝山见那慕汗要走,急忙说道:“且慢,我还有话要问。”

    那慕汗说道:“你要想问什么?”

    “你既然是我儿子的朋友,想必也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他出来的目的不是来找我的麻烦,而是去找他想找的人,他想找的那个人找见了没有?”

    那慕汗经过洛阳凌家的事,也知道他们父子之间的恩恩怨怨,就直截了当的说道:“你所问的那个人,就是你的另一个老婆,落雁。她很好。其实我也不想隐瞒你什么,你也有权知道,她已经怀孕了,怀的是你的骨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