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魔琴东风破天煞西风烈9
    魏宗尧说道:“我让你打发琴童,你让我打发参军副将,看来我和你共眠多少黑夜也是同床异梦,你说可笑不可笑。一个参军副将怎能替军帅回朝述职,那可是抗旨不尊的死罪,你向让本将军做个短命的死鬼吗?”

    季占雄心想,听大将军看似说的是醉话,但也头脑清醒也不糊涂。

    “哎呀,看大将军不高兴了,军务上的事,我这个小小女子哪里懂得。大将军莫生气。来!我再敬大将军一杯酒。”

    魏宗尧咕噜喝完一杯酒,说道:“这琴童弹的曲子怎么会暖洋洋的,让心神不宁,想把你……把你吃了……快打发了他,好共度良宵。”

    “他是个瞎子,只会弹琴,不妨碍我们什么事;呀,大将军浑身发热,我替大将军揉揉泄泻火。”

    季占雄在外面听到里面春心荡漾的声音,都能想象到里面是什么情景;像他这样见过世面的人,也感觉到心跳脸热;而那琴声缠绵悱恻,正合情意蠢动,但不会到浑身发热的地步,难道是喝酒的缘故。

    季占雄想静下心来倾听那琴声的弦外之音,突然有一个音色铿锵有力地回击到他的心跳的点上,使他感觉到剧烈的痛疼,差点叫喊出来;他咬紧牙关,靠在墙上慢慢揉擦着心口,让他高涨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

    当季占雄缓过一口气,,浑身感觉酥软无力,像是被抽取精气。他慢慢静下心来,侧耳再听,房间里的琴声戛然而止。

    “他已经睡过去了,看不出来你的琴声如此厉害,竟然让他情不自禁射了;赶快把这个给王爷拿去,千万别让人看见了。”

    季占雄一听,他们从大将军身上得到什么东西?如此急忙?

    他猫着身子,看见那个琴童一个手抱着一把琴出来,一个手握着一根木棍,摸索地向前走去。在凉州的时候王府夜宴上,这个琴童季占雄见过,当时他就坐在琴童的对面,见那琴童两眼无神,他当时就猜想这个琴童是不是瞎子,一般瞎子对音乐非常敏感;今夜又听于冰华说过这个琴童是瞎子,证实了他当时的猜想。

    季占雄悄悄站起身来,跟在那个琴童后面,看那琴童要去哪里,是不是真的要去找肃靖王?

    琴童拄着木棍哒哒地不紧不慢地向前走去,他像是能看见一样没有碰上任何障碍物;他转过两座庭院,一道走廊,jin ru最南边的一个院子里。院子里房间门打开,走出一个女子来,说道:“回来了,赶快进去,王爷在等着你呢。”

    季占雄记得肃靖王的寝室不在这里,看来这个王爷果然城府极深,狡兔三窟。

    等他们都进道房间里,季占雄向四周看了一眼,见没有任何动静,大着胆子溜到房间的窗户下面,偷听里面的什么状况?

    “今夜你的功力精进的不错,竟然能把大将军都弹到醉梦里面了,可见你是用心学了。”

    “是王爷把内功传给了他,他才学的如此快,这都是王爷的功劳。”

    季占雄听这粗哑的声音,是朱雀院的卫娘;听说这娘子经常贴身伺候肃靖王,在王府的地位恐怕还高于王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