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喋血火焰刀冷月流霜剑7
    张本清先前在火焰石那里和他们都交过手,别看张本清半身不遂地坐在轮椅上,张本清的功力深不可测,也许只有肃靖王才能和他一较高低。最可怕的是他万一他在自己身上弄出伤口来,再以冰火暗算,那可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可是在肃靖王面前可不能认怂怕怕输,宁死也要拼上一拼。

    云千里亮出铁钩,二话不说就冲向张本清;而张本清双掌互相搓在一起向前一张,从掌心喷出一团蓝色的火焰,如流星般奔向云千里。

    云千里大吃一惊,没想到张本清一上手就以冰火相见。云千里抖动双钩旋转如风,向拨开飞驰而来的冰火,谁料那蓝色火焰沾染到他的铁钩上,就沿着铁钩往他手上蔓延。

    云千里铁钩带着蓝色火焰,而他的疾驰的步伐并没有片刻凝滞,他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趁铁钩上冰火还没伸展到他手上,他用铁钩与张本清近身相斗,把这冰火在引到张本清的身上,来个鱼死网破,两败俱伤。

    可是张本清双掌上都沾染着跳动的蓝色火焰,以他的赤手火焰从中双开,震荡在一起了的双钩上,使得一起了感觉到虎口发麻,几乎都拿不准手中的铁钩;他趁势来一招托海冲天,双钩从他手中飞了出去,直击张本清的肩头,他展开双掌拍向张本清沾染火焰的双掌;而张本清不退反进,他的身子向前一冲一斜,极速地匆匆云千里身子的左侧绕到后面,反手一掌拍在云千里背后,云千里踉跄地向前扑倒,压在他那还没落地的铁钩上。顿时他前胸后背都有蓝色的冰火燃烧起来。

    云千里也顾不得脸面,驴打滚式地在翻滚一番才把身上的冰火扑灭,心有余悸地看看身上有没伤口,生怕冰火jin ru他的血液,使得他**而死。

    云千里仔细看来一下身上的衣衫,连燃烧的痕迹也没有,他感到虚惊一场。

    他捡起地上的铁钩,强作镇定地说道:“什么鬼火,是吓唬人的吧。这种把戏在老夫身上试演了三次,怎么也没见把老夫烧死。”

    张本清冷冷地说道:“你真想要尝一口冰火的滋味吗?其实有人更愿意在你身上试一试,让老朽也开开眼界。”

    张本清这几句话,让云千里听得莫名其妙。他冷笑道:“你什么意思,是谁想在老夫试演你这虚张声势的鬼火呢?”

    张本清手掌握成拳头,他手掌上的蓝色冰火立刻就消失了。他说道:“那么老朽也不卖弄什么冰火了,你尽管大胆来攻击老朽。”

    云千里见张本清把冰火收藏起来,心中更是惴惴不安,万一在交手过程中,他突然用掌相攻,那冰火随时都会出现,那可是防不胜防。

    但是到了这一步,云千里也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展开自己毕生所学的功力和张本清相斗在一起。

    张本清都是以后发制人的手段化解云千里的每一招式;云千里突然想起半年前在桃花谷和张三麻子张本良相斗时,张本良的双子剑也总是未卜先知地制住他进攻的招数,和眼前张本清的出招的方式如出一辙。一想到这里,云千里心里就开始发憷,当初他和风自清联手都没打过张本良,何况这个老大张本清,他的胜算几乎为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