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冰雪天女恨生死血未冷1
    喀秋莎望着霍札大人说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舅舅,你放心,我不会碰他一根毫毛的。”r  原来这霍札大人是女王的舅舅,她舅舅担心女王来勾引那慕汗,才阻止女王把那慕汗留在她身边作贴身侍者。r  霍札大人又打量了一番那慕汗,说道:“我还是不放心,你把他交给我吧,我来看管他。”r  他们像是讨论一件商品一样,在争论着那慕汗。那慕汗说道:“你们别争论了,我要是见不到牧仁就不会离开这里。请把我送回去休息,我不想留在任何人的身边做什么侍者。”r  喀秋莎说道:“你很想见牧仁,可惜牧仁很不想见你,他怕你杀了他。”r  那慕汗冷笑道:“就算我不想杀他,也有人会杀了他,只要他跟着我,我会保证他平安回家。”r  喀秋莎也冷笑地说道:“就算你保他平安回家,你能保他一辈子不丢掉性命吗?人各有各的福气,你何必抓着他不放你。若是你和他一起留在我的王国里,我保你们一辈子荣华富贵。”r  那慕汗嗤之以鼻地说道:“我宁可让他平安地死在家里,也不会让他在外面苟且于世。”r  喀秋莎见那慕汗倔强的神情,眼神顷刻肃穆。她围绕着那慕汗转了一圈,说道:“我是明月天国的女王,我的臣民都仰慕于我,还没有那个男人胆敢藐视本王。”r  说着,她从发髻里八下一根碧绿的簪子,那根簪子闪烁着微弱的光芒,而她长发像是一幕倾倒的瀑布,柔软地散落在她的肩头上;那一双璀璨眸子盯着那慕汗的眼睛,使得那慕汗目光无法移开她身上绽放娇艳的野性。r  她举起那根簪子在那慕汗的脸面上轻轻地划过,在那慕汗的脸上留下一道血痕,那根簪子上沾染了几缕血滴;而那慕汗面无表情,任由她的簪子划破自己的脸面。r  喀秋莎把带血滴的簪子从舌尖上轻轻划过,舔舐掉簪子上的血滴,淡然地说道:“你的血还热的,这样的味道我喜欢。几乎享受过我这样待遇的男人都神魂颠倒,只有你无动于衷。所以你留在我身边,我就很放心。”r  那慕汗说道:“你押着牧仁要挟我不仅仅是当你的保镖吧?”r  喀秋莎从容地在胸前抽出一根金色的绸带,把自己披散的长发扎了起来。她说道:“舅舅,这个人看上去老实,其实心思挺活络的。”r  霍札对那慕汗说道:“那你说说,我们到底要挟你做什么?”r  那慕汗说道“无非想得到地下王宫的宝藏。”r  霍札说道:“那本来就是我祖先留下的财富,岂能容许别人来掠夺。”r  那慕汗冷笑道:“那里的地下宝藏,很多人都想据为己有,不是你们想得到就能得到。”r  “所以,我们就依靠你去挖掘我们祖先留下来的宝藏;如果你不答应的话,你那些蒙古朋友我会把他们一个个送到祭坛上烧死,祭奠我们的月神。”r  那慕汗一听,她又提起蒙古人,想必阿古拉他们真的落入这些大月氏人的手里,而不是她危言耸听地来威胁他;如果他现在凭一己武功逃离明月天国,也在无脸面回到蒙古草原。虽然他不能帮助阿古拉他们夺回青铜狼王,但也要保全他们的性命,才不虚此行。r  喀秋莎见那慕汗个神情凝重,犹豫不决。她缓口气说道:“本王给你三天时间考虑要不要跟本王合作,三天之后,月满中天事是我们明月天国祭祀大典,到时候本王就会把你其中一个蒙古朋友当作祭品送上祭坛。明月天国每月总有一次祭祀大典,那些蒙古人呢够本王祭祀一年了。他们的生死就在你的一念之间。”r  那慕汗抬头凝视这个貌美如敦煌壁画上飞天仙女,行事却狠毒如蛇蝎。他看见喀秋莎那冷如冰月的眸子,心里油然而生出一层寒气。r  “我要是答应你带你们去寻找地下宝藏,能不能把他们都放了?”r  霍札冷笑道:“放了他们?你太自以为是了。蒙古人曾经蹂躏过我们祖先,把我们族人当奴隶使唤;我们岂能有恻隐之心看在你跟我们合作的面子上放了他们,岂止是个笑话。如果你愿意配合寻找地下宝藏,我们只能饶了他们的性命,也把他们当奴隶使唤。”r  那慕汗一听震怒道:“那你们还让我考虑什么?当你们的奴隶生不如死,还不如让死了算了。”r  说完,那慕汗就要转身离去,喀秋莎叫道:“死很容易,一个要是被折磨的死去活来,那可不容易。”r  那慕汗回过头,疑惑的问道:“你想怎样?”r  喀秋莎把弄这手里碧绿的簪子,走到那慕汗面前,把簪子摇晃在那慕汗眼前,娇媚地说道:“你的血,本王已经尝过,你就是本王的随时要的祭品,不管你到哪里,都摆脱不了本王对你咒语;而那些蒙古人当祭品,就没有这么幸运。有人会把他们的血一点点的抽干,洒在青铜狼王和月神灵牌上,月神会把他们的灵魂带入地狱;而你跟本王生死相随一直到达天堂。”r  那慕汗怒道:“你……你竟然如此残忍?”r  喀秋莎哈哈笑道:“哈哈……你也知道残忍,可他们蒙古人杀戮我们祖先是比我们残忍百倍千倍,你怎么不说残忍。”r  那慕汗说道:“几辈子的恩恩怨怨拿到现在纠缠,能算的清楚吗?”r  喀秋莎说道:“当然是算不清楚,人来到这世间就是为了斗个你死我活,何乐而不为呢?”r  那慕汗心想,没什么道理跟她可讲的,还不如先答应她的要求来个缓兵之计,再想方设法把阿古拉他们救出来。r  “我答应你的去帮助你寻找地下宝藏,不过先让我见到他们还活着。”r  喀秋莎知道他会被她的残忍恐吓住,她说道:“你想见谁?我这就派人待你去见他。”r  那慕汗说道:“是阿古拉,他是蒙古人的头领。”r  喀秋莎向霍札点了一下头,霍札拍了两下手掌,有一个穿着棉袍的侍者进来。霍札对他说道:“你去带他见那个蒙古首领阿古拉。”r  那个侍者躬身向那慕汗行礼,伸手示意那慕汗跟他走。那慕汗看见喀秋莎意味深长的嘴角上的笑意,暗自打定主意无论如何要救出阿古拉他们。r  那慕汗跟着那个侍者又jin ru宫殿下的通道,弯弯曲曲地转过几道岔路口,感觉通道里越来越冷。走过一道铁门后,那个侍者从看守哪里拿来一件貂绒棉袍递给那慕汗,说道:“把他穿上,里面是冰窖很冷的。”r  那慕汗身上只穿着白色绸缎袍子,已经感觉到寒气刺骨,只好接过貂绒棉袍穿在身上,感觉暖和了很多。r  他继续跟着那个侍者沿着冰冷的通道向前走,边走边想阿古拉他们肯定被关在这寒冷的冰窖里能不能挺住性命,谁能保证呢?r  又转过一道铁门,那个侍者指着铁栅栏说道:“你要见的人就在里面。”r  那慕汗上前抓住铁栅栏,叫道:“阿古拉头领,我是那慕汗。”r  一个微弱的声音哆哆嗦嗦地应声道:“是那慕汗吗?你还活着?”r  那慕汗看见一个衣衫褴褛,披头散发,面目污秽,双手双脚带着铁索爬到他的面前,他几乎都不认得这个人就是阿古拉头领。r  那慕汗急切地问道:“你……你们怎们会被抓到这里的?”r  阿古拉嘴角干裂,张嘴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来。那慕汗才意识到阿古拉干渴到极点。他想外面的侍者喝道:“快拿水来。”r  外面那个侍者很快拿来一盅温水递给那慕汗,那慕汗伸手扶住阿古拉,把那盅水缓慢地倒进阿古拉的嘴里,阿古拉终于缓过来一口气。r  他望着那慕汗,有气无力地说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也是太信任牧仁了,也低估了牧仁对腾格尔王爷的忠诚。”r  那慕汗疑惑道:“阿古拉头领,你是不是糊涂了,牧仁不是在我们来的路上就投靠了大月氏的人,你怎么说,他才背叛了你,到底是怎么回事。”r  阿古拉苦笑道:“其实……在蒙古草原上,你去大月氏的营地里打探消息后,从你说的情景里,我判断你见到的那个女子就是明月天国的女王,为了侦查清楚那个女王回国的路线,我让牧仁假意投靠过去,引诱那个女王逃入腾格尔王爷提前设计的埋伏圈里,打他个措手不及。如果活捉了那个女王,她的明月天国不得不臣服于我们蒙古人,可惜啊……可惜,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r  那慕汗很同情地看着阿古拉,说道:“阿古拉头领,你真糊涂啊。你以为利用一个牧仁苦肉计;他们就利用牧仁是个反间计。就算牧仁誓死不会背叛蒙古人,可那个女王里面有一个角色,谁都不会算计过他的。如果你早些告诉我,就不会落到如今这地步。”r  阿古拉叹口气说道:“是我太心急了,也是我对你……唉,对你不信任,因为我听牧仁说,你和祁连山那些匪贼关系非同一般,所以我对你还是心存顾虑,才利用你身上那个图案骗取大月氏人的信任,我明白这个信任不值得一提,还是把你推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