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3章 雪天女恨生死血未冷5
    等那慕汗醒来时,他感觉像是过了很久,而且身子从冰窟里刚刚暖和过来;他睁开眼睛,依稀看见一个老者弓着身子瞧着他,那老者说道:“你醒了。”

    那慕汗一听,这老者的声音是如此熟悉。他揉了一下眼睛,终于看清楚这个老者不是别人,而是他在冰窖里见过的阿古拉。

    他惊讶地问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阿古拉说道:“自你从冰窖里走了以后,如果没有你留给我那件貂绒棉袍,我只有等死的份;我不知煎熬了多长时间,他们从冰窖里把我提了出来,好生的给我沐浴穿衣,把我带到这里来伺候你。”

    那慕汗听的莫名其妙,他做起身子,看到阿古拉身上穿着白色棉袍,发髻盘的也很干净利索,跟在冰窖里那个衣衫褴褛的阿古拉简直是判若两人。

    他说道:“什么?让你来伺候我?”

    阿古拉神色也很尴尬,说道:“这里是明月天国女王的寝宫,你又睡在他们女王寝床上;他们说,让我来伺候你更合适不过了。”

    那慕汗环顾四周,这里的确是他昨夜嵌入进来的喀秋莎女王的寝宫,而他躺在这张床,也正是昨夜喀秋莎和金博虎颠鸾倒凤的温香软骨之床;他抬头去看那琉璃天窗,上面沾满斑斑血迹的琉璃玻璃已被擦洗的无瑕透明;他有本能地掀开锦被,发现自己依旧只穿着一件白色的棉袍,就这样一件从脖子到脚脖子的直筒棉袍,就算昨夜发生什么事,这件仅仅遮羞的棉袍也抵抗不了什么?

    阿古拉看到那慕汗这万般囧态,有点不忍心地说道:“那慕汗,作为男人敢作敢当,既然那个女王钟情于你,你何必又扭扭捏捏,不像个男人。”

    “我……”那慕汗急道,想辩解他和那个喀秋莎什么都没做;但他看到阿古拉眼里有一丝轻蔑的神色,他又意识到蒙古人对男女之间的事根本满不在乎,只要你情我愿,不管是谁都无所谓。

    阿古拉说道:“你是真的臣服于她,还是使用美男计,骗取她的信任?”

    那慕汗苦笑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怎么能骗取她的信任你知道吗,昨夜就这张床上,她征服了金博虎,金博虎已成了她今夜祭奠月神的祭品;而我也被她不知怎么了就倒头睡在这里,看来我们是已无处可逃了。”

    阿古拉见那慕汗说的郑重其事,他也没过多再想别的。他说道:“金博虎贪财好色,被当作祭品咎由自取;难道我们被困在这里,任凭他摆布不成?”

    那慕汗说道:“要想活命,只能暂且忍耐。这里是大月氏人的地盘,我们一举一动都在他们控制范围内,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别轻举妄动;他们要我带她去寻找黑月山地下宝藏,如果能活着到黑月山的大漠中,我们就有机会绝地反击。”

    阿古拉说道:“看来要想走出困境,别无所择,只能这样忍辱负重。”

    那慕汗说道:“阿古拉头领,在冰窖里我只见到你,巴图和苏合他们去哪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