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 狂沙血玲珑惊梦观音石17
    关山月挟持住白宝山并没有废了他的武功,而是用细小的银针潜入白宝山的主要穴道,只要白宝山反抗时超过了一定的功力,那银针上的毒就会蔓延到白宝山各个经脉中,麻醉白宝山的身体,让他无力反抗。

    白宝山心里也明白,关山月能放任他独自骑一匹马,关山月必然在自己的身体里植入致命的毒药,但他并不感到恐惧,反而悠闲地一路上跟关山月称兄道弟,谈笑风生,像是两个老朋友聊天一样。

    白宝山说道:“当年我和老兄相识,还真不知道你是大月氏人,看来老弟眼拙的很。”

    关山月淡淡地说道:“不是你眼拙,而是我本身有一半是汉人的血统。”

    白宝山说道:“我猜猜?老兄你叫关山月,千里明月照边关,白发将军何时还?你父亲一定是汉人。”

    关山月微微笑道:“西出边关近天涯,明月何处葬白发。老弟是猜错了,我的母亲是汉人,我母亲的父亲曾是驻守玉门关的将领,他受过肃静王的恩惠。当我在明月天国落魄时,只好投靠肃静王。而我父亲的祖辈也不是大月氏人,他们是从西方神秘的国度而来,当时和大月氏人攀上了血缘关系,在明月天国谋了不小的官职,可惜终究还是不被天国的国王排斥,莫须有的罪名灭我家族,我的妻儿,只活下我一个人。这血海深仇的悲痛无人能体会,我岂能甘心过完这一辈子。”

    白宝山说道:“怪不得当年肃静王西征大月氏,遭到大月氏的暗算却能险象环生,都是你暗中捣鬼。唉,你的灭门之恨却迁怒与别人,不知你灭了多少家族,才会填满你那无妄的悲痛。”

    关山月说道:“老弟呀你说的不错。每当我没掉一大家的人,我身体里就会爆发出畅快淋漓的痛快。”

    白宝山哼道:“老兄杀了那么多人,不知你夜里能否安心地入眠?”

    关山月一听,他也毫不掩饰暗沉的神色,不禁长叹道:“老弟所言极是,老夫我自从掌握了血石门尊主的位子,就夜不能寐。不是我不想睡,闭上眼就能看见死不瞑目的幽魂,这些人包括我的家人,还有我杀的人,他们只有一个安然的表情对视着我,让我无处可逃。我只好以自我催眠的方式来抵抗这种折磨。”

    白宝山接道:“所以你练就了催眠术,被江湖上成为碧眼王。”

    关山月说道:“我眼中生来就是双瞳,一个是黑色,一个碧色,它们重叠在一起。每当我要是催眠某个人时,我眼中的双瞳就会交替出现来迷惑对方的心智,任我摆布。”

    白宝山说道:“我倒是想尝尝被催眠的滋味,却被你下了毒针,真是有点扫兴。”

    关山月说道“如果我把你催眠了,还得让我拖着你走,这样会耽误时辰,。不过及也不要失望,我改催眠你的时候自然催眠你。”

    白宝山笑笑,说道:“那老弟就静等你这样优待。”

    他又转头看了看沉鱼,只见她神情落寞,始终不敢触摸白宝山的目光,白宝山心里泛起怜惜之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