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0章 血溅飞天舞人鬼各殊途2
    行走在敦煌的路上,黄沙漫漫扬起的风帆猎猎作响。白宝山感叹关山月的阵势像是行军打仗,征战四方。

    而沉鱼握紧他的手,神色忧郁,不知前途生死茫茫。她说道:“郭雪剑离开我们后,不知他会不会知道我去了敦煌?”

    白宝山说道:“他当然知道,只要他不轻易暴露在关山月面前,关山月是想不出什么计谋来对付他。”

    沉鱼幽幽地说道:“可能他和他的朋友在一起,他的那些朋友我都见过。还有一个说见过我姐姐,当时我还不相信,后来细细想来,你当年能救我,也许跟我姐姐有关系。可惜我姐姐在十年前就死在我面前,而我对她却一无所知。”

    白宝山说道:“是啊,当初我见你的容貌和我过世的妻子身边的侍女香儿很相像,我以为你也是飞天镖局的丫鬟,对你的身份从来就没有多想过。”

    沉鱼抬起泪眼说道:“如果我们有机会逃走的话,你会走吗?”

    白宝山说道:“自从我身体里种植了观音石,我就知道终究会有这一天。死也罢活也好,都无处可逃。我也想看看观音石带给我什么样的结局。”

    沉鱼问道:“是谁把这观音石种在你的身体里?”

    白宝山看了一眼沉鱼,说道:“这个我不能说,不是我不信任你,只是事已至此是谁都不重要了。你也别胡思乱想,即使没有你节外生枝,关山月也会千方百计的来挟持我帮他打开地下王宫里宝藏,这一天迟早会到来,老天早已安排好了宿命,谁也别想逃开命中注定的事。”

    马车的车厢外面的肆虐的西风越来越狂乱,飞沙走石拍打着每一个人,使得整个队伍行走缓慢,快到黄昏时,不得不在一个避风的山谷中扎营,修整一番。

    谢冰和曾竹言扎营一顶过夜的营帐。

    谢冰从嘴里吐出一口沙子,骂道:“这是什么鬼天气,连眼睛都睁不开,这那里是赶路简直去赶着送命。”

    曾竹言甩了甩自己空荡的袖筒,说道:“你呀在京城待的时间长了,享受惯了,经受的风沙就叫苦喊累,难成大器。”

    谢冰叹道:“如果京城能带得下,我何必要在这里受罪。我至今不明白,我们再京城也算是根深蒂固,怎么转眼间就被人连根拔起,都跑到西域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这是,羞花也赶过来了帮忙扎营,刚好听到谢冰再发牢骚,说道:“你感到不解,而我更感到奇怪。朝廷通缉我们的画像从京城一直贴到凉州,每一座城池的大门墙上都有,就是尊主他老人家没有。”

    谢冰眼珠一转,说道:“照你这样说,我们内部出了奸细吗,我们统统被他出卖了?”

    曾竹言眉头一皱,说道:“你怀疑是尊主出卖了我们?”

    谢冰说道:“我不是怀疑,就是尊主为了逼迫我们来到西域寻找地下宝藏,才出下策已决我们的后路。”

    “别妄自揣测尊主的心思,不然没有你好果子吃。”叶锦天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背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