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1章 血溅飞天舞人鬼各殊途3
    叶锦天摆着手说道:“眼下血石门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能剩下我们这几个人要为尊主排忧解难,少一些内讧争吵。至于清理门户的事,羞花你就别为此操心,尊主早有定数,她们谁别休想逃脱背叛师门的下场。”

    曾竹言苦笑道:“一入血石门,难逃生死劫。我们血石门讨多少债,就欠了多少债,苍天能绕过谁。我看这次寻宝就是有去无回的路,能活一天算一天,能快活一刻算一刻。”

    谢冰斜着独眼瞧着曾竹言落落寡欢的神情,哼道:“老曾,你的艳福还没享完就如此看破红尘,未必太悲观了。”

    曾竹言说道:“不是我悲欢,只是前途茫茫,你我都是老弱病残看不清路,终究会栽倒坑里。”

    谢冰不由的收敛起轻视的心情,说道:“老曾,你是不是看出来什么门道?说出来大家心里有个数。”

    曾竹言看了一眼叶锦天阴沉的脸,说道:“我只是胡乱揣测,想念在京城那几年的舒服的日子。唉,眨眼间就流落到这风沙漫天的鬼地方,搁给谁心里能舒服吗。心中念着繁华城,满眼悲从荒凉来。”

    说完,曾竹言独臂一挑,挑来一卷毛毡裹在自己的身上倒头就睡。

    叶锦天叹口气也靠在草堆上似睡非睡的闭目养神。只有互看不顺眼的谢冰和羞花听到曾竹言一番感叹,两人也不由地悲哀地叹口气。想想他们过去在京城虽然有时候出去做些刀尖上的事,但毕竟大多数日子是锦衣玉食,逍遥自在的日子,不知眼下这样的日子折腾到什么时候,哪怕天天去杀人,也不想面对风沙肆虐的境地。

    漫天的风沙停止的时候,已到了次日冰冷的太阳照在身上。沉鱼掀开马车的门帘向天空眺望,一只黑鹰在天空盘旋了一圈,飞向东南方向,那消失的黑影令她想起了黑鹰罗刹闭月,心里不由打个冷颤。

    沉鱼放下门帘,靠在白宝山身上,说道:“我看见了一只黑鹰,飞向敦煌那个方向。”

    白宝山和沉鱼就在马车相拥地过了一夜。白宝山说道:“黑鹰,是死神的守护者。黑月山就是死神的终点,他们执意要去,我就奉陪到底。”

    沉鱼紧紧抱住白宝山的身体,说道:“我怕……我怕还没看见死神就要离开你。”

    白宝山叹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聚散无常谁也无法阻挡,人就凭一口气才能走到底。”

    沉鱼一听,她的心往下沉。她感觉到白宝山虽然表面没有责怪她掠走了他的孩子,使得自己沦落到关山月的手里,但他心里却没有原谅她;而白宝山决定赴死地下宝藏,她也不敢奢求白宝山来原谅她。

    有人往马车里送了一些事物和水后,马车就开始向前行走。沉鱼也不想那些过往的伤心事,她勉强地打起精神,服侍白宝山吃喝,而白宝山也心安理得的享受她精心地服侍。

    一路摇摇晃晃,白宝山始终是安然自得,而他的眉宇之间还淤积着一丝愁苦;沉鱼看见眼里,心里也是惴惴不安。她知道白宝山忧虑地是他的孩子白鹿原,这个孩子太小,经过碧眼王的手这孩子也是九死一生。可她不敢把这个猜测说出来,归根到底是她的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