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章 血溅飞天舞人鬼各殊途5
    玄空大师安然地坐在佛化台上,凌然地面对他的佛家弟子说道:“佛在我心中,老衲纵然是灰飞烟灭,也会感动苍天神明,给那些回头是岸的人指明一条通往天堂的路。你们跟随老衲这么多年,难道还没有看破红尘吗?为何要哭丧着脸呢?当你们点燃佛化台,老衲就会跟佛祖合二为一,这是老衲修来千年福分;所以成全了老衲就成全了你们。”

    听了玄空大师一席话,有些弟子似乎悟到了佛法,举起火把围着佛化台点燃木柴。这些干燥的木柴在火焰的侵吞下发出哔哩啪啦的声响,却掩盖不了玄空大师大义凛然的气场;他双手合十,念诵佛经纹丝不动,任凭火焰蔓延到他全身,顷刻间他的身体化作金色的火焰跳动成一尊佛面之势,众人一看不由地都惊呆了,包括官兵们都跪倒在地膜拜不已。

    白宝山双眼饱含着泪水,看着自己的兄长走向佛化之路。他从小是兄长带大的,他对兄长也是恭敬有加,从来不敢拂逆兄长的遗愿。可是兄长从小就参悟佛法,对佛经执迷不悟,所以白宝山还未成人他就去敦煌剃发成僧。白宝山多次经过敦煌要拜见兄长,都被兄长拒之门外。

    当年兄长临走时,给白宝山吃了一枚观音石,说是白宝山心性不定,玩性成祸,需要佛祖化身的观音石来束缚他的行为准则,谁知兄长不知道观音石会物极必反,而白宝山也没有领悟到兄长的一番苦心,他利用观音石在身体里滋长的能量来满足他的风流成性的**,而他张扬的个性出卖了观音石的秘密。

    所以白宝山心中明白玄空佛化,也是因为替他赎罪。玄空自觉没有把白宝山引入正道,愧对列祖列宗,只有玄空入了佛道,才能让白宝山意识到佛法无边的力量。白宝山长跪匍匐在地,他没颜面正视兄长佛化的金色的佛面火焰。

    佛化台周围只有肃静王和关山月冷然地看待这一切,他俩也盯着白宝山的一举一动,而白宝山除了伏在地上恸哭外也并无异常。

    关山月悄声对肃静王说道:“王爷,看来这老和尚已烧成灰烬,他已入佛道,不会贪恋地下宝藏。自白宝山到来,他也没有和白宝山任何肢体的接触,恐怕他知道的那条通向地下宝藏的途径真的被堵死了。”

    肃静王冷冷地哼道:“他以为**而入佛道,本王就奈何不了白宝山,他白宝山还要顾及他兄长这些弟子的性命,他就得乖乖的跟本王合作到底。”

    说完,他离身而去。关山月走到白宝山身边,场面上的话不得不假惺惺地说道:“宝二爷,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要好好保重身体。你就安心在这里跟你兄长告别。”

    说着,关山月向燃烧成灰烬的佛化台拜了三拜后,招呼周围的官兵撤离而去。他并不担心白宝山会趁此逃走,因为已有玄空大师的牺牲警示了白宝山,白宝山不会只顾自己而亡命天涯,不顾他兄长留下这些徒子徒孙们的性命。

    当佛化台不再冒烟时,白宝山才起身走到哪一堆灰烬,和和尚一起捡拾玄空的骨灰。在最后的灰烬里一个僧人惊讶的叫道:“看这是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