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血溅飞天舞人鬼各殊途6
    关山月一听,在这关口上血石门内部还发生内讧的事情,他不得不强压住内心的愤怒,说道:“羞花,你尝试过的男人无数,为何还要钟情于一个上来年级的曾竹言,你也未免借题发挥,想给沉鱼一个下马威。”

    羞花诚恐诚惶地说道:“师父,我……我只是气不过她比我早jin ru血石门,就轻视我,所以我……”

    “所以你就教唆曾竹言去色诱沉鱼,反而被沉鱼反色诱而杀了曾竹言,是不是?”

    羞花装作可怜的样子,说道:“其实我……原来什么都瞒不了师父。我……我去追杀沉鱼,将功补过。”

    关山月说道:“不必了。沉鱼将计就计地逃离,就是为了个给白宝山报信,可惜没人会相信她。待她回来后你就看紧她。必要的时候……”

    “必要的时候弟子就杀了她,免得节外生枝。”

    羞花看到关山月有点犹豫,她果断地给扑上一刀。

    关山月微闭上眼睛,就算默认了。他突然又睁开眼睛,似乎想起什么,问道“发生这样的事,有没有惊动王爷那边的人?”

    羞花本来要起身离开,不敢再打扰关山月的清修时间。突然听到关山月的发问,不由又跪倒在地,说道“师父,没有惊动其他人,就是我们这几个人知道,对外宣传曾竹言他是暴毙而亡,我想不会引起别人的疑心。”

    关山月轻叹一声,说道:“但愿如此,你们赶快去处理了曾竹言的尸体。”

    羞花看到关山月疲惫的神色,不敢再逗留,说道:“师父,你连日操劳,应该多多休息,弟子就去了。”

    关山月再次闭上眼睛,嗯了一声示意羞花可以走了。

    守在外面的谢冰看见羞花出来,急忙问道:“怎样,尊主有没有追究此事?”

    羞花悄声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赶快去先埋掉曾竹言的尸体。”

    走出一段路程,谢冰又波不急待地问道:“你说了都是你的错吗?没有提及别人。”

    羞花斜眼看来一下谢冰,说道:“看你那个怂样。是啊,在尊主面前我承认都是我的错,没有你的起哄,也没有叶锦天的唆使。是我醋意大发,刺激曾竹言上了沉鱼,反而被沉鱼杀了。女人之间的嫉妒,尊主比谁都看得清楚。”

    原来沉鱼被叶锦天接到他们吃饭的房间,在给羞花介绍沉鱼时,羞花不屑一顾地说道:“血石门台太看重论资排辈,才会出现这么多的背板师门的奸徒。”

    沉鱼一听,脸色略有尴尬。随即心想这羞花不是善茬,何必要对她客气。她端正了神情,说道:“我在血石门杀人的时候,不知你还在哪里风花雪月?血石门门规森严,我若是叛徒,你这资历浅的小辈还能和我做到一起吃饭吗?”

    羞花没想到这师姐表面柔弱,对她却丝毫不留情面地以大欺小,她压制住自己内心的狂怒,冷笑道:“你已经离开血石门十年,你还敢说对血石门的忠诚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