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血溅飞天舞人鬼各殊途8
    沉鱼镇定自如,下床后穿好衣服,收拾好包裹。从容地走出了房间,见房间外并无他人,就去了马厩找了一匹马,出了客栈策马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龙门客栈突然来了不少人,客房根本不够住,男女分开住,至少两三个人住在一个客房。由于曾竹言和沉鱼占有了一个房间,羞花和谢冰只好暂时挤在一个房间。待羞花在隔壁的客房吃完醋后回到房间,谢冰却翘着腿已躺在床上。他见羞花气咻咻地回来,说道:“你要发脾气就出去发,别打扰我睡觉。”

    羞花看着幸灾乐祸的谢冰,竟然流下了委屈的眼泪,说道:“我和他十年的情分,却抵不过她几分热度,她到底有什么好?”

    谢冰说道:“你的占有欲太强了。你睡过的男人就不许别人谁?男人就是图个新鲜感,老曾就是尝个鲜,回过头来还不是跟你卿卿我我我的。”

    羞花抹了一把眼泪,说道:“我自然知道男人就是这个德行,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你说我杀了她,尊主会不会怪我?”

    谢冰叹口气说道:“只要血石门的人谁杀了沉鱼,尊主都不会责怪的。”

    羞花感到惊讶,问道:“你就那么肯定,为什么?”

    谢冰说道:“沉鱼目前能活命就指望白宝山了。你看她刚离开白宝山,她就迫不及待地黏上了曾竹言,就是为了在血石门找个活命的靠山,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白宝山依已经不需要她了,可她又不敢逃离血石门,那样她就死路一条。”

    沉鱼说道:“不过我还有一个疑惑?尊主不把沉鱼当作一个棋子来要挟白宝山,尊主会拿住谁来要挟白宝山好好地配合来攫取宝藏?”

    谢冰翻身坐起,说道:“白宝山风流天下,一个对他来说无关紧要的女人就能要挟住他?你知道吗,在这敦煌还有一个大人物和白宝山关系密切,只要拿住了他,白宝山自然会乖乖就范,沉鱼就名副其实地成了一枚弃子。”

    羞花哼道:“那我还忌惮什么,我这就过去杀了她,以解我心头只恨。”

    谢冰嘿嘿地不怀好意地笑道:“你刚才过去,他们干上了没有?”

    羞花冷笑道:“那可恶的曾竹言,用在我身上的甜言蜜语,同样地用在她的身上,我差点没恶心死。我恨不得让他们一起作对风流鬼。”

    谢冰说道:“你还在乎男女那点破事?可就成了难得的淑女了,要不要我花的钱给你立个贞节牌坊?”

    羞花见谢冰如此的热嘲冷讽自己,呸道:“好像你是个正人君子。想得到的人却得不到,是不是快要憋死自己了?”

    谢冰说道:“我谢冰对女人早已心灰意冷,就算面前是个天仙,我也是视如粪土。”

    说完,谢冰就把被子拉倒身上,侧身而睡,不再理睬羞花气恼的神色。

    羞花见谢冰侮辱自己是粪土,霍地站了起来,向前走了一半想教训一下谢冰出言不逊,可转念一想,我和谢冰打起来,可不就成全了隔壁的一对狗男女幸福生活。这谢冰心思可够毒的了,平时我没少给他使绊子,现在故意激怒我让我去出丑,我偏偏不上他的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