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血溅飞天舞人鬼各殊途10
    谢冰哼道:“尊主对他忠心耿耿,肝胆相照,他却背着尊主跟白宝山暗通款曲,不知靖王爷葫芦买着什么药?”

    羞花说道:“我们来凉州第一件事就是扫荡了飞鹰山庄,靖王爷就跟我们见了一面,可见他并不重视血石门的人,我们何必要迁就他怪异的行事。我和你一起去看他到底和那白宝山想干什么?”

    谢冰思虑了一下,说道:“我们可以回头再去打探一番,不过这次不能暴露我们的真面目。若是有幸逃过这一劫,隐藏身份避免日后相见做贼心虚。”

    其实羞花也禁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见谢冰要执意回去再看个究竟,她蠢蠢欲动也想前往探个清楚。她说:“反正我们都进来了,如果我独自逃走也未能逃出这里的迷宫,不如我们前去赌一把,把事情弄大了说不定我们还有一线生机。”

    谢冰见羞花说的不无道理,他们用黑布梦里面孔,又悄悄地潜入那块往出渗水的巨大岩石后面。他们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并没有水声涌动的声音,看来他们已经出了温泉水池。

    谢冰慢慢地挪到岩石的侧面,露出目光看到岩石下面是另一番景象,他不由地松口气。羞花在他身后着急地低声问道:“你到底看见什么了?”

    谢冰悄声回应道:“你自己过来看。”

    羞花伸出头来,只见下面多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在床边似乎给白宝山擦拭身体,擦完身体后又给白宝山穿上了白色的丝绸衣衫,最后拉下一床棉被给白宝山盖上,不知白宝山是昏迷中还睡着了,他都无动于衷地任凭那个女人给他穿衣盖被。

    而肃静王却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袍,坐在石桌旁神色黯然地饮酒。那个女人拉上床铺的帷幔,来到肃静王身边给肃静王按摩肩头,她说道:“王爷刚刚用功太过,可要好好休息呢。”

    肃静王叹道:“新帝登基,依然提防着本王。本王征战了半辈子,却在这苦寒之地的西凉地区过完下半辈子,你说我那有心思好好休息呢。”

    那女子轻柔地按摩着肃静王的双肩,也轻柔地说道:“王爷何必烦恼呢,往后的路王爷会越走越宽。王爷自从娶了新王妃后,红光满面,肌肤紧致,看来年轻不少。如果能得到观音石,王爷必定会长生不老,还愁登不上皇尊之位吗?”

    肃静王说道:“观音石毕竟传说中是长生不老,是不是灵验很难说。”

    卫娘说道:“王爷你不是瞅见白宝山的身体吗,他年纪只比王爷小几岁,可他身体丝毫没有老态的迹象,尤其刚才我们控制了他的四肢后,我和他姌和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的他那个东西倒下,可见这就是观音石在他的身体里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肃静王摇头说道:“没用的。观音石已经在白宝山身体里生根发芽了,刚才我和他对峙中用尽功力也无法把他身体里的观音石从肠道中自然取出来,即使从他的**里挖出来那也不得不毁了观音石。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既然要想挖到宝藏,就不能再吞噬观音石来个长生不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