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 血溅飞天舞人鬼各殊途14
    张本良双子剑刷刷地在马少峰眼前连续使用了流星换月的招数;马少峰只觉得眼前剑影入流星闪烁,又有月晕的光圈跳动着,使得他根本分不清张本良的进攻招数,他挥刀横劈而过,张本良的长剑已经刺向他的眉心,他赶快回到**,张本良的剑尖从他的眉心往上一划,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道血痕。

    马少峰大吃一惊,刚忙向后飞跃,而张本良紧追不舍依旧是流星换月地追赶着他;张马少峰心想不能这样一味地退让,他的脚后跟盘住沙子,身子一个旋转挥刀看向张本良的下盘。

    张本良见马少峰倒下身子旋转,而他长剑戳入沙子中身子腾空而起,右手短剑一招画地为牢刺向马少峰的胸口;马少峰没想到张本良能用长剑在松软的沙地上支撑起自己的身体,而且还居高临下地用短剑刺向他的要害之处,而他的刀已来不及回旋自救,只好趁势向外侧滚了出去,只听嗤的一声,张本良的短剑还是刺入他腰间的衣带。

    待马少峰滚出去立刻挺身飞起,他的衣衫顿时敞开露出他半身身子的肌肤;而张本良落地时长剑在沙子里一挑,挑起一股沙子拍打在还没站稳的脚跟的马少峰,马少峰只感觉一股沙子击打在自己的胸口上,身子不由地向后倒退,只感到脚底滑落,落入身后的洞穴。

    谢冰和羞花正沿着沙坡向上爬,突然一个身子滚落下来,吓得他俩赶忙向两边分开,让出道来让那身子滚了下去,而他俩往旁边滚开用力太大,身子失去了重心也跟着马少峰滚了下去。

    当他们从洞穴的沙地上坐起时,羞花看到马少峰衣衫敞开,肌肤沾满了沙粒,那狼狈相简直让羞花不忍直视;想不到先前还身手利落的马少峰,转眼间就被人打得狼狈不堪,看来上面的劲敌不可小觑。

    谢冰倒是不敢流露出蔑视的神情,赶忙关切地问道:“马大哥,马大哥你没事吧?”

    马少峰拍拍身手的沙子,紧住身上敞开的衣衫,说道:“我没事,赶快上去一定要拿住那个贼子。”

    张本良和马少峰打斗时,那慕汗看着手中半个手掌,他不甘心地又用手挖开沙子,希望能看见掩埋在流沙中的沉鱼,他也知道这是徒劳无功,因为他当初也陷入流沙之中,若不是斯琴的父亲相救,他也许也命葬流沙里。

    而那慕汗的身后的云千里并没有趁势接着攻打那慕汗,他却瞪着眼睛旁观张本良和马少峰的打斗;马少峰在张本良巧妙的强攻下还没反击一招就被张本良快速地打入洞穴里。

    云千里和风自清不管是明着还是暗里都三番五次地败给过张本良,他们对张本良似乎又天然的忌惮之心,能不跟张本良交手就不愿和张本良发生正面冲突。

    那面的风自清已被郭雪剑引到流沙最危险的地方,而郭雪剑凭着高超的轻功在流沙上身轻如燕,挥剑如风缠斗着团团相转的风自清。

    风自清的轻功自然不弱,能在流沙上行走自如应当是得心应手,可是要和郭雪剑边打斗边行走在流沙上,而的技巧不如郭雪剑行云流水。风自清他始终是脚掌接触到流沙,不敢脚尖踩着流沙,那样他和郭雪剑交手时力道不会让他陷入流沙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