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 血溅飞天舞人鬼各殊途25
    自从白宝山经过关山月之手落入肃静王手中,又经过多年不见的兄长**之后,他就没再想过逃离身陷囹圄的境地。任凭肃静王在他的身体上使用什么样的魅惑,都让他自身的内功驱使他体内的观音石剥离他的身体。

    就在龙门客栈地下密室的一汪温泉里,肃静王推动着层层水波淹没白宝山的身体,他想用温水浸泡白宝山的身体,在他用温热的绵长的摩擦着白宝山的身体,试图让白宝山沉浸在被抚爱之中,放空白宝山身体里的精气,而白宝山身体里被精气滋养的观音石自然会跟着白宝山膨胀的心潮冲破他纵欲的防线而在爆发中一泻千里,观音石就会随即转移到肃静王自己的身体里。

    虽然白宝山处于被催眠之中,但他在被动的诱惑下,他身体里的精气反而逆流而行,始终围绕着他身体里观音石打转,经受住外力的魅惑而外泄。

    肃静王眼看在他的柔然功的催眠下,白宝山的身体越来越翻腾活跃,而白宝山的意识却越来越沉睡,甚至肃静王推着水波靠近他的身体,水波的回流流窜在他身体的各个角落,他都像是徜徉在云中不被肃静王汹涌的攻势而侵扰。

    肃静王的柔然功使用了一大半,而白宝山却岿然不动,使得肃静王在温泉里直冒冷汗,脸色也渐渐发白,让守在旁边的卫娘看得心惊胆战,她想肃静王停下来,有怕惊扰了肃静王使得走火入魔,在与白宝山争斗中无法自拔。

    突然,肃静王看见白宝山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了燃烧着红色的火焰,他的肌肤也越发胀红,像是一团火焰在他的身体里流窜着;白宝山伸开双掌拨开肃静王掌势推动的层层水波,一掌抵触在肃静王的脑门上,一掌抵触在射下面挺起的地方;而与此同时肃静王双掌也抵住白宝山脑门和他下面挺起来的地方。

    白宝山轻轻的吁口气,说道:“王爷,你也许不知道。关山月已在我身体里的死穴里种植了麻酥毒,我不能使用内力和你抗拒,才会被你深度催眠,可是在我无力的法抗下,你的柔然的功力如游丝一样侵入我的穴道里,替我剔除了死穴里的麻酥毒,让我猛然清醒了过来。”

    但肃静王并没有感到收到白宝山清醒过来的威胁,他淡然地说道:“你这反弹的功力并不是你自身的。”

    白宝山有气无力地说道:“这力道自然是王爷在我身上过剩的功力,那就如数地偿还给王爷,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白宝山的猛然身子向前一倾斜,倒在肃静王的怀里,而他口吐一摊黑血也沾染在肃静王的身体上。肃静王感觉抱起白宝山离开温泉,把白宝山放在宽大的床上。

    卫娘过来先帮肃静王擦干身上的被白宝山吐露的血迹,给肃静王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袍。卫娘又把躺在床上的白宝山身体擦干净,也给白宝山换上一套衣袍。

    卫娘无不担心地看着肃静王,说道:“王爷,他不会死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