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溅飞天舞人鬼各殊途37
    这一惊人的变化,谁也没有预料到。肃静王和关山月被这流血生动的菩提树吸住了心神,似乎还能感到自己的体内的血液奔流不止,似乎要冲破了身体和菩提树里的血液融为一体,他们赶快深吸一口气,坐定于地双掌相抵以内力压制体内奔腾的血液。但他们看到白宝山却盯着菩提树安然无恙,他正在仔细地看着菩提树的灌入菩提树的血液是否充满了每一根瘦骨嶙峋的枝干。

    白宝山还念念有词地说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玄空大师,你一定是这棵菩提树的化身。”

    而在此时,肃静王和关山月不由的把身子转了过去,背对菩提树的变化的血色流光,他们的心神才渐渐宁静下来,体内的血液也归为正常,不再使得他们血脉喷张。

    菩提树血色流光的变化显得非常安静,谁也没有出声,整个洞府不由地更为神秘。背对远离的菩提树的那些官兵和血石门的人难免好奇心瘙痒,他们有的人看见火光中突然有丝缕血光闪过,更想回头看个究竟。

    就在羞花后面就有一个人掉头正好看见菩提树的血光流转,他的眼神就被菩提树吸引住了,他无视肃静王和关山的眼神阻拦,想菩提树走去,没走上两步就张口喷血,倒在地上抽搐着。

    关山月大声喝道:“要想活命,都不须掉头看。”

    他这一呵斥,更有人经不住好奇心。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接连二三地有人转身偷窥,就有人不过三步吐血而亡。羞花更经不住恐怖的诱惑,她刚一扭头,就张大了嘴巴挪动脚步,在她身边的谢冰一把拉住了羞花,把她拽在怀里,他说道:“你找死吗,这个时候一定要定住心思。别乱来阵脚。”

    白宝山眼看着菩提树的血液渗透地快没有光彩,他对关山月说道:“给我一把匕首。”

    关山月不解地说道:“你想要干什么?”

    “我要拿出观音石来拯救菩提树。”白宝山说道。

    关山月看向肃静王,肃静王点头示意他把匕首递给白宝山。

    白宝山接过匕首,说道:“王爷把血玲珑给我,菩提树需要更所血液滋润才能菩提大门。”

    肃静王斜眼看着白宝山手持匕首正准备剖开自己的腹部,从他的腹部取出观音石。肃静王只要不直视血光流转的菩提树,他就不会被菩提树的血光扰乱心神。他倒退半步斜对这白宝山,从怀里掏出九枚血玲珑呈现在白宝山面前。

    白宝山把九枚血玲珑分别嵌入在从菩提树九根蔓延出的枝干第一骨节的圆洞里;他解开衣衫露出自己鼓起的腹部,左手持匕首在腹部上切割一个口子,他右手伸开食指和中指嵌入腹部切开的口子中,掏出一枚和前面那个形状大小一样的透明的晶石。

    肃静王惊叹地心想,难道这就是观音石。

    晶石滑到白宝山的右掌心,他右掌推向菩提树先前血石重叠的团,晶石一样地重叠在那个图案上。晶石立刻发散出晶莹的光芒覆盖在九枚血玲珑,血玲珑慢慢被融化为血液,在菩提树的瘦骨嶙峋的枝干里流转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