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血溅飞天舞人鬼各殊途38
    灵风怀里抱着天魔琴从分开的人道中缓缓走来,他散乱的长风在明灭的风中飘荡,像是从壁画走出来的飞天神童。

    肃静王向灵风招手,说道:“灵风,快过来用天魔琴打开这个洞口。”

    灵风走出人道停下了脚步,说道:“王爷,我只想问你一句话,请王爷如实回答。”

    肃静王神色一沉,没想到灵风自从来到他身边,不论什么事对他都是百依百顺,丝毫没有违背过他的任何心意,不知为何在这个时候当着这么多的人面,毫不顾忌他这个王爷的颜面直截了当地询问他;但在这档口,他也只能压住内心的不悦,转瞬和颜悦色地说道:“你有什么话尽管说,本王知无不言。”

    灵风说道:“王爷,你待我好是不是真的好,还是把我当做你练功的工具充分地利用我身上每一处超长的功能?”

    卫娘见到灵风的出现,她一直是提心吊胆,怕灵风说出不该说的话。果不其然灵风单刀直入说出他对肃静王的敌意之话。她还没等肃静王回应就抢先说道:“灵风,你是不是疯了,王爷见你是孤儿才收留你,怜爱你,你怎么会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惹王爷生气。走,跟卫娘先出去,别在这里疯言疯语。”

    说着就上去拽住灵风就要灵风带走,灵风身体微微一动就把卫娘甩到一边,卫娘趔趄地被万孤月抓住了她的手臂,她下没有栽倒在地。

    卫娘望着万孤月,说道:“你什么也没跟他说吗?”

    万孤月说道:“这种事我能说出口吗?你想说你来说,不过他未必相信。”

    肃静王见卫娘和万孤月纠缠在一起,其中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缘由,不过在这是个时候,他也无心在过问了。他对灵风说道:“本王是喜欢你自然重用你了,何来利用之说?”

    灵风哼道:“如果王爷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你还会喜欢我吗,重用我吗?”

    卫娘一听灵风要吐露自己的身份,她大惊失色地挣脱万孤月的手掌,跑到肃静王面前跪倒在地,说道:“王爷,他……他可是你亲生儿子,你不能对他下毒手。”

    当卫娘说出这灵风是肃静王的儿子时,除了万孤月淡定地神情,其他人都大吃一惊,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肃静王和灵风。肃静王也是震惊不已,呵斥道:“你是不是疯了,别在本王面前胡说八道。”

    而灵风听到卫娘口出这样惊人狂言,呵呵地笑道:“卫娘好毒的心计,为了保全王爷,把编排成王爷的儿子,天下再也没有如此荒谬的事。我老告诉你们我是谁,我是飞鹰山庄的最小的儿子万孤星,不是什么琴童灵风。你们在场的血石门的人统统都得死。”

    说着,他拨弹出一根琴弦射向离他身边不远的羞花,万孤星凭着羞花身上散发的血石门印记的气息出其不意地攻击,羞花丝毫没有防备,那琴弦的纺锤尖头眼看就要刺穿她的喉咙,她感觉身子被拽了一把,琴弦纺锤尖头从他下颚擦声而过,扑哧一声刺入她身后一个人脑门正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