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血溅飞天舞人鬼各殊途46
    郭雪剑手里的玄冥剑子很轻薄,倒是给风自清的掌势发挥了余力;风自清每一掌地掌风都能裹夹住玄冥剑的剑锋的走向,使得郭雪剑的精妙的剑术无法尽情地发挥出来。

    老鬼半生不死地近身缠住了肃静王,他的两个手臂都被肃静王的琴弦给割断了,只有他的银丝长发死死得缠住了蛇的腰间,肃静王高举的天魔琴就砸向伏在他腹部的老鬼,老鬼突然松开他的银丝长发,向前蹿了出去又把起身而立的肃静王压在棺椁上面,从银丝长发中露出他惨白的干瘪骷髅似的面目,张开嘴露出雪白的牙齿就向肃静王的喉咙咬去。

    肃静王感到腰部突然松弛了下来,就直到老鬼要蹿上来抵住他的下颚,要和他玉石俱焚;他脚跟一蹬身子又向后一滑,老鬼的青面獠牙地咬住他的胸部,老鬼的牙齿深入到他的肌肤,他赶忙扯开一根琴弦从老鬼的脖颈穿透而过,一掌排开老鬼的头部,他借势往上一跃;老鬼也被重重的一掌拍在脑门上也是反弹了出去。

    反弹出去的老鬼正好从郭雪剑和风自清之间经过,老鬼的头颅几乎都被肃静王的琴弦给割掉,只耷拉这脑袋旋转着银色长发离风自清最近,风自清以为是郭雪剑的剑风变成了丝丝缕缕,他出手就拍了出去,想把郭雪剑的剑风给拍回去,谁知老鬼的银色长发逆势蔓延缠住了风自清的手腕;与此同时,郭雪剑的剑锋却刺了过来,风自清用另一个手掌来抵御郭雪剑的刺过来的剑锋,怎奈他被漂移的老鬼带歪了还没来得及发出掌风,就被郭雪剑来势凶猛的一剑刺透他的掌心接着剑势不减刺中他的胸口。

    在郭雪剑撤剑后,风自清被老鬼耷拉的头部上的银丝长发带动地倒在棺椁下面,老鬼的头彻底被扯断了,老鬼在高台上滚了两圈掉入无底的深渊。

    天台下的凌雁秋看大老鬼身首异处,她见老鬼掉入深渊无一页白影闪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而老鬼的满头银发的脑袋还缠在风自清的手腕上,她想上去把老鬼的头抢回来,他此念一生从衣服上撕下一条衣衫蒙在眼睛上就不顾一起地冲上悬浮台阶。

    其他的人看到老鬼惨烈地掉入深渊,有很快看到郭雪剑手持玄冥剑和肃静王挥舞的天魔琴打斗在一起,谁也没有注意到凌雁秋已经冲向上高台。

    最先看到冲向高台的凌雁秋是卫娘,他见凌雁秋只要蒙住了眼睛通过悬浮台阶登上高台毫不费力,她又看到了万孤星从棺椁的边缘掉下来,和风自清相距不远,她还念念不忘万孤星是肃静王的亲生子,她要冒着巨大的什么危险也要把万孤星给抢救下来,于是她也效仿凌雁秋蒙住眼睛踏上悬浮台阶冲向高台。

    风自清的手臂被老鬼的银发拉出丝丝缕缕的血痕,他甩动着手掌想把老鬼的银发甩掉,谁知用力过大老鬼的头颅反弹到他的胸膛上,他以为是郭雪剑用杂物攻击他,他左手一抓,才感觉到是一个人头,感觉到这个人头只剩下皮包骨头,跟骷髅没什么分别,他一阵惊悚地抛开抓在手里的头颅,由于两个的头颅上银发还缠在他的右手掌上,他感受到右手掌一阵割裂的疼痛。

    正在此时,凌雁秋冲上了高台,她判断出风自清的所在的方向,冲着风自清喝道:“把我那死鬼的头还给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