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血溅飞天舞人鬼各殊途48
    而张本良再次被的掌力击打到棺椁上,他撞到棺椁上,又让棺椁向下倾斜了一截;张本良也觉察到棺椁的吱吱作响的声音,他说道:“不好,这棺椁若是被打开,这里一切都会坍塌的。”

    郭雪剑听到张本良的警告,他用一波内力想赶快摆脱风自清;而风自清以同归于尽的姿势死死抓住郭雪剑的手臂不放,可是他感觉到郭雪剑的手臂传过来的劲力越来越大,他接着郭雪剑的劲力用头猛烈碰撞棺椁的盖板。

    在风自清猛烈的碰撞下,棺椁的盖板突然弹开,顺势把郭雪剑也被弹了起来;郭雪剑起身时另一只手松开了盖板,翻身抓住了风自清的衣领往盖板上重重一摔,风自清已迷糊不清,在郭雪剑摔打下毫无反抗之力,整个身子压在飞起来的盖板上时,他的双手也无力的松开了郭雪剑的手臂,郭雪剑也借势落到在高台上。

    这边肃静王蒙在眼睛上的面罩被张本良挑落时,他已紧闭住眼睛腾出左手又快速把面罩蒙在眼睛上并系紧了面罩同时,他的右手弹射出三根琴弦,防止张本良乘机用双子剑攻击他失守的空档。

    张本良再次碰撞到棺椁上给郭雪剑发出警告后,就听到嗖嗖的声音,他反手拍在棺椁上起身飞来起来,感觉到身下有三个琴弦纺锤尖头擦身飞过钻入棺椁里面。

    肃静王没想到准备临场机变如此灵敏地躲开他琴弦纺锤尖头的袭击,而他手腕用功弹力极强,使得三个纺锤尖头齐齐钻入棺椁里面,他再次用力往回收琴弦时,棺椁的被他的琴弦纺锤尖头似乎没什么拉住了,使得他无法收回。

    就在此时,落在高台上的郭雪剑和临空而下的张本良都不约而同地向肃静王攻击而来;肃静王凭着射出去的琴弦拉力向前飞向棺椁并一掌拍打在棺椁上。

    棺椁的棺盖已被郭雪剑和风自清打开了,棺盖带着附在上面的风自清正在翻转,肃静王就一掌拍裂了棺椁的一面,把钻入棺椁里的琴弦纺锤尖头拍了出来。

    张本良与郭雪剑一下一上攻击肃静王,肃静王却顷刻抽身离去,他俩扑了个空后转身紧追不放扑向肃静王的身后;肃静王在拍打棺椁跃起时就反手把天魔琴往外一档,天魔琴带出钻入棺椁的三根琴弦纺锤尖头挡开了张本良刺过来的双子剑,但他却没有多来郭雪剑的攻击过来的双掌,郭雪剑的双掌拍打在他的跃起的腿部,使得他失去了重心,身在向前跌入刚好打开的棺椁,而棺盖也反过来带着风自清把肃静王一起压进棺椁里。

    张本良和郭雪剑听到棺盖砸在棺椁上的咣当的声音,不由都退后了几步,虽然他们都看不见但都意识到这个神秘的棺椁已经被打开了,不知棺椁里面会有什么东西?

    就在棺盖砸在棺椁的瞬间后又轰然炸开,张本良拉着郭雪剑赶快转身飞奔到悬浮台阶上向下奔跑,而他们奔跑在悬浮台阶上,感觉到悬浮台阶剧烈地上下沉浮翻飞,像是在阻拦他们向下飞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