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7章 血溅飞天舞人鬼各殊途49
    那僵尸浑身套着黄金铸造的金光闪闪的衣甲,他头顶上也是黄金头盔,形状犹如金灿灿的葵花,而僵尸的面目上的干瘪的肌肉慢慢的腐烂往下掉落,僵尸的黄金甲衣翻飞出密集的火焰冲向旋转飞走的肃静王。

    肃静王脚下的高台也开始碎裂成一块块碎石向深渊陆续地坠落,而周围的大大小小的悬棺也碎裂成块,从悬棺中浮现出一具具僵尸,那些僵尸只穿着各色的绸缎衣袍,他们凭空旋转着,当那黄金铠甲的僵尸身上飞舞的火星飞溅到那些僵尸身上,那些僵尸燃烧成灰烬坠入深渊。

    肃静王被不断燃烧的僵尸的火色的灰烬包围在其中,而肃静王也飞走越来越快,他的弹出的琴音也越来也密集,最后在和他对弈的那具僵尸只剩下一具黄金铠甲时,肃静王嗖地把天魔琴的五根琴弦弹了出去,五根琴弦的纺锤尖头飞驰地窜入黄金铠甲和黄金头盔。

    肃静王用琴弦拉住黄金铠甲和黄金头盔转身飞奔向悬浮台阶。悬浮台阶随着碎裂的高台从上到下依次开始向下坠落,但肃静王无视脚下的坠落的悬浮台阶,他快速地飞奔在能向下坠落的悬浮台阶上,直到深渊岸上的众人看到他随着下沉的悬浮台阶掉入深渊,而离岸边最近的几个悬浮台阶眼看都要消失在岸边的边沿,谁也都无法知道肃静王能否在悬浮台阶完全消失后而绝境重生。

    众人不由地向前走了几步探身向深渊看去,追寻肃静王坠落的踪影,他们刚伸头就感觉到深渊下又几股劲风扑面而来,他们赶快向后躲闪,有两根琴弦从深渊窜了出来,琴弦的纺锤尖头缠绕在赤金的神兽的头角上,在琴弦的后面从深渊里飞上来的一个身影,这个身影落地后一转身怒视着众人,他一手扶着天魔琴,一手抓着黄金铠甲和黄金头盔。

    众人看到肃静王果然是手眼通天,竟然坠入深渊又绝境逢生,他瞪视着众人,众人看到他的眼眸火辣辣的,像是火蝠钻入让的眼睛闪烁着跳动的火焰。

    肃静王持着天魔琴的那只手微微一动,他手中的天魔琴碎成粉末纷纷散开,他手中多了一把玄冥剑;他顷刻毁了天魔琴让众人大吃一惊,而他哈哈大笑道:“本王已得到天下至尊的黄金盔甲,谁都不是本王的敌手,你们要么臣服于本王,要么统统去死。”

    他说完后,一手举着玄冥剑,一手举着黄金盔甲又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把洞穴顶上的尘埃都震动的纷纷坠落,人深渊上空的高台,悬棺,悬浮台阶都坠入深渊没留一点痕迹,而众人站在岸上的边沿也开始裂开,一块块地向深渊坠落而下。

    张本良说道:“他跟那黄金僵尸大战了一番,他也许中邪了神志不清,我们最好不要去招惹他,就让他和这里的墓穴埋葬在一起。这里的墓穴失去重力了快要塌陷了,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那慕汗早已扶起被谢冰抛开的白宝山,郭雪剑抱起昏迷的万孤月,黑鹰罗刹放着关山月和谢冰,他们跟着张本良向外面走去,他经过肃静王身边时,肃静王还在原地天摇地动狂笑。

    关山月故去勇气上前问候道:“王爷,你要冷静一些,我们该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