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剑啸西风烈 第509章 血溅飞天舞人鬼各殊途51
    关山月见张本良扑向自己,他伸出只有一个单掌抓住了张本良刺过来的双子剑,张本良以双子剑之力玄空在外。关山月也不敢轻易的松开手掌,怕张本良趁势占领了自己站定的圆柱,但他也感觉到自己所在的圆柱处于倾倒之势,他侧目一看,黑鹰罗刹所在的圆柱往上窜的最快,也是在佛殿顶端漩涡的中心,也许只有那个圆柱才会带着人逃出此地燃烧的火海。

    黑鹰罗刹随着脚底下的圆柱快速地上升,她抬头向上看到漩涡越来越清晰,那漩涡是一团雾气,透过雾气有一段峭壁悬崖突兀出来;黑鹰罗刹手拿着长长的的绳索向上投掷,绳索的一段穿过旋转的窝气缠绕在突兀的岩石上,她往下拽了几下,感觉牢靠无比;她又把绳索的另一端垂向离她最近的郭雪剑,说道:“赶快抓住绳索上来。”

    此时,谁都感到脚底下的燃烧的圆柱摇摇欲坠,见到垂下来的绳索无疑是个救命稻草。郭雪剑见那绳索就回荡在眼前,他抱住父亲白宝山说道:“爹,你先上去。”

    说着,他把白宝山推向荡过来的绳索,白宝山抓住住了绳索,绳索带着他却荡向了肃静王,肃静王一阵阴笑纵身扑向了白宝山;白宝山意识到只要让肃静王抓住了这根绳索谁也别想逃出此处火的海。

    白宝山放开了绳索,他张开双臂牢牢抱住了纵身飞过来的肃静王;肃静王睁大了眼睛透过黄金偷看瞪视着白宝山,白宝山嘿嘿笑道:“和王爷死在一起,也算是一家人了。”

    当白宝山松开绳索时,绳索下端回荡的离那慕汗最近,那慕汗纵身一手逮住了绳子,荡向正在坠落的肃静王和白宝山,他伸出另一手抓住了白宝山的衣衫一角,但白宝山没有松开肃静王的身体,两个人的重量撕裂了白宝山身上的衣衫继续往下坠落。

    张本良见关山月抓住了自己的双子剑,他往后一抽把双子剑中的短剑抽了出来,往前一刺刺入关山月的咽喉;关山月正侧目看到了黑鹰罗刹垂下来的绳索,忽略了张本良双子剑中剑中有剑给了他致命一击;张本良松开了双子剑,踏上摇摇欲坠的圆柱,说道:“就让这把剑陪葬于你,也对得起你在江湖上的名声。”

    说着,他转身看到郭雪剑呆呆地站在摇摇欲坠的圆柱上往下看着他父亲抱着肃静王渐渐地坠入火海无动于衷,显然他看到父亲的坠亡已不知所措,他纵身跳到郭雪剑所在的圆柱表面,斜蹬着裂开剥落的圆柱向上蹬到圆柱上面,一把拉住了郭雪剑,说道:“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赶快逃命要紧。”

    说着,他把郭雪剑推向那慕汗荡过来的绳索,郭雪剑下张本良的一推之下,他清醒地抓住了绳索;就在张本良刚推郭雪剑,他脚底下的圆柱破裂了,他随着破裂的圆柱往下跌,他不由地抬头一看,只见绳索的一端缠住了那慕汗的一只脚,那慕汗倒挂着向他伸出了双手;张本良凭着最后的余力向上一纵,分毫之间地抓住了那慕汗的手指,那慕汗把他往上**,张本良起身飞到绳索的中间,他顺手也抓住了绳索。

    张本良抬头望上一看,看见黑鹰罗刹早已爬到绳索上,一步一步已经爬过了雾气萦绕的漩涡,剩下他们三个人也吊在绳索上陆续向上爬,而最后燃烧殆尽的佛洞中心圆柱在他们身边分崩离析,剥落而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